TRAVEL, PHOTOGRAPHY

第一次进手术室

On 2014-10-18,   in 生活频道,   by 沙罗双树·AK,   2,191 次浏览  
3

一、事发

和同事踢球,因为一个补位勉强的争抢,遭遇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无意肘击。顿时眼前一黑,躺地上了。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可算缓了过来;到洗手间擤了擤鼻子,发现疼虽疼,但只有少量出血,并没有出现一般肘击后的飙血场景。顿觉欣慰,继续踢完了比赛。完事后回家洗澡,在明亮的灯光下顿觉事情不对劲——鼻梁似乎歪了!
由于我的鼻梁原本也有点歪,所以无法判定这次的歪到底是否我心理过度判断。于是一边翻出以前的正面照片对比,一边发微信给各种群各种熟人判断。
最终结论是:真歪了!
这下麻烦了!咋整?
问豆瓣,有说自己掰回去,有说自己砸回去,有认真劝告上医院。
问百度,说必须上医院,只是个鼻梁矫正小手术而已,很快解决。

二、初诊

次日上市六医院二逼猴科检查,拍片确证为鼻梁下段骨折。需要过两天消肿后再来复诊。
第一次进手术室

于是开始安心消肿。期间问了同事,正好也有做过类似手术的,说:这手术过程是用一个细铁棍插进鼻孔,把歪掉的鼻骨重新撬回正确位置。过程不算很痛苦,但手术后鼻孔会被封闭几天,那才真正难过。

三、住院

复诊,要动手术。手术虽小,但市六医院门诊不作手术,所以要住院!于是,开始了我二十几年后的再一次住院之旅(有记忆岁月中,幼儿园时住过一次)。

拿着材料昏头转向,终于找到排队办理住院手续的地方。可兜里只有100块现金,且仓促出门没带钱包没有卡,不够交住院押金。医生让我去住院部电梯间的一个晦暗的办公室开证明。

找到那间办公室之后,医生扫了一眼问:“打架了?”
“不是,踢球被肘击了。”
“别人造成的伤害,得找那个人来交钱啊,否则不能办理医保报销。”
“啊,那咋整?” 我顿时蒙了,居然还有这种规定!
“你要那人过来交钱吗?”
“都是同事啊,也不是故意的,不用了吧。”
“那你住院时就不要说是被人肘击,就说自己摔了。”
“噢,明白了。是我争头球撞到门框上了,鼻梁砸断了。”
“好,押金字条签好了,你去吧。”

办好住院手续,到五官科住院部被安排了床位,经过漫长的排队等候,终于轮到我就诊。主治医生是个小矮个男性,还挺和蔼可亲的。仔细询问了事故过程,看了片子,征求我的意见后,决定实施手术治疗。然后各种医院的免责声明,各种签字。
我一看那单子,现需要做一堆的体检项目,几乎全身检查了都。于是我质疑:“鼻骨做个矫正,不需要做这么全的检查项目吧?多费钱啊。而且那鼻骨片子已经够清楚了,为啥还要CT?”
“那不行啊,万一有问题谁负责啊?做CT更清楚,手术更顺利。”
“我保证没有问题。这种小手术,我签字我负责啊。”
“那也不行。万一出事,你找我们麻烦,到时候指责我们在不知情条件下也敢动手术怎么办?”
我想,这担心也不无道理,医患都这么不信任对方,医院走流程也是一种自保手段,还能赚钱。
由于当日下午时间已晚,只能进行了部分体检项目,便结束了。跟护士说当晚不在病房过夜,便回家睡去了。
获赠一个漂亮的手环:
第一次进手术室

四、手术

次日一早便奔去医院继续体检。
经历了一堆杂项之后,终于到了CT。这也是我第一次做CT检查。
排队的时候,我跟前面一大哥闲扯:“您看我这小手术也要做这么多检查,没啥意义吧。”
大哥很淡定:“你都进来住院了,不得刮你一下啊。”
一切检查搞定之后,已经中午了,据说安排手术时间是1点前后,让我在病房别跑开。
时间到了,一个手推床进来接我,说:“你怎么没换病服?赶紧换!”
然后一个护士跑来给我屁股上扎了一针,被裹进被子推进电梯。原来一直以为这种被推车推走的都是重病患者,原来每个人都这样啊!
下到一楼,进入麻醉房,开始有点紧张了!
这时旁边一哥么搭话了:“你也是鼻子断了?第一次?”
“嗯。”
“我是第三次了。”
“那前两次怎么回事?”
“第一次是大学时打篮球,在成都。门诊医生直接手术,拿个钳子用力一掰就搞定了,花了三四百块吧。第二次在上海第八人民医院,也是门诊搞的,花了六百多。但医生不太乐意做这个,可能嫌门诊手术钱少吧。”
“那这次费钱了,你前面检查都做了哪些?”
“XXXXX,好几样都没弄,这小破手术,弄那些没用。”
“啊?!他们不是说不做完检查就不给动手术吗?”
“骗你的,你看我这没做完也进来了。他们医生哪有空给你一项项核对。上午的体检,部分结果可能都没出来呢。”
“我日!”
难怪医生会被人骂。走流程就认真走啊!我被收钱了,别人没有,你们这样让病人心里多不爽!患不均你们懂吗!
局部麻醉完毕又躺了一会,稍微有些晕,被推进手术室。

医生看了下CT片子,又拿手机对着我的鼻子拍了正面照片。没错,就是拿手机拍照!说是方便我手术后对比看效果。不是苹果,貌似是三星低端大屏机,效果很烂。
开始动手术了!
果然抽出一根细铁棍,缠上纱布,插进鼻孔!插得很深!估计是麻醉的作用,没啥感觉。然后,看了看角度,用杠杆原理,像撬动地球一样,撬动我的鼻骨。
入耳可闻的【咔嚓】一声轻响。然后换一个鼻孔。但这个鼻孔没响。感觉挺难受的,但还没到那种不能忍想喊的层度。
医生问:“听到声音了吗?”
“第一次响了,第二次没有。”
“好,那再来一次。”
这次开始感觉到疼了,有点恐慌。一次没撬响,又加力撬了一次。总算响了!
医生抽出铁棍,纱布上血淋淋的。
又给我拍了一张手机照片,让我看两张照片效果对比。说实话,可能光线对焦都有问题,清晰度太差,加上这时麻醉效果挺强,脸部失血也有点多,犯晕,看不太清楚。听他们的口气,似乎效果挺满意的,也就凑合了。
然后就是网鼻孔里塞止血棉、固定的支架棉条等,似乎塞进去了有一米!两个鼻孔被塞得满满当当的。
本来鼻孔就已经挺大了,平时千防万防怕变更大;这下可好,你们还直接给扩得更大了!悲剧啊!
手术完毕,被推车推回病房。这时感觉真的身体撑不住了,有点虚脱了。躺下就开始挂点滴,鼻孔里时不时流出血和其他液体混合物,而且不能鼻孔呼吸,睡也睡不着。只能干耗着等点滴挂完。

昏昏沉沉躺了3小时,耗完了点滴,昏睡过程中也没护士来关注,血液逆流进点滴管。
在病友的帮助下止住血液逆流,护士过来看见了还怪我:不是说好过一个小时就按铃喊她们吗,怎么不按?
草泥马!动完手术我都这样了,睡过去不是很正常吗?怎么知道时间到?怎么知道按铃!

五、折磨

回家后当晚就感受到了同事说的【手术后的折磨】!
由于两个鼻孔已经堵住了,无法呼吸,只能用嘴巴呼吸;而且感觉泪腺部位也被填充物挤住了,不停地流泪渗入鼻腔再慢慢流出鼻孔的填充物缝隙。
白天还好,最多就是费点纸,多擦擦留下来的鼻涕鼻血眼泪等;到了晚上就惨了,时不时被憋醒,然后口干舌燥的,眼泪鼻涕一起出来,还没法擤,只能擦,只能接,而且不能用力,怕把骨头弄歪掉。真是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过了整整两个晚上!平时吃饭只能吃流食类,太硬的话咽不下去。

然后,这两天还都得去医院吊盐水吊消炎药。病房里的病友还是挺互相关照的。呆了两天,我坚决要出院!医生一顿说出事你要自己负责啊巴拉巴拉,我说可以,我签字。医生也只能让我办理出院手续了。其实住院费什么的还都挺便宜的,医院赚就赚在体检费用上。有人说都已经被拔过毛了,住两天呗。但我心里不爽啊不平啊不忿啊!你想很多医院连门诊都能做这个手术啊!我被拖进住院部耗了两三天呢!不行!我要坚决出院!

排了巨长的队伍结账。基本上都走了医保卡,自己几乎没再贴现金进去。3天住院总计花费约2400元。其中手术费约500,【其他费用待查实补上】。

终于等到拆堵塞物的那天!是在门诊拆的。医生看着像变戏法一样从我的鼻腔里抽纱布,估计得有一两米长吧。抽固定棉条的时候还挺疼!小小鼻孔居然能塞下那么多东西!

鼻孔被塞了几天,终于再次呼吸到新鲜空气!而我一直有的鼻炎毛病——左鼻孔流通面积过小问题也因为强行塞了几天棉条而暂时好转。两个鼻孔都能呼吸一样多的空气了!感觉世界变光明了!当然,这只是暂时的,过了一周,左鼻孔又恢复原样不能呼吸了。

慢慢的,这事儿也就淡了。休息了一个月,又可以复出踢球了,生活又慢慢恢复原样,但断鼻的小浪花翻腾出的小花样还是难忘——每次照镜子都觉得鼻子没有以前正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Tagged with:
 

3 Responses to “第一次进手术室”

  1. Tsian说道:

    哇靠,看着就觉得菊花一紧,蛋疼的感觉。

Leave a Reply




Looking for something?

Use the form below to search the site:


Still not finding what you're looking for? Drop a comment on a post or contact us so we can take care of it!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