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PHOTOGRAPHY

哈尔滨历史建筑暴走二日游(上)

On 2014-08-26,   in 行行色色,   by 沙罗双树·AK,   2,756 次浏览  
3

大学在哈尔滨呆了4年,处出了感情。虽然也拍了许多照片,但当年的傻瓜机用胶片,对于我们穷学生而言还是奢侈了些,不能肆无忌惮地狂拍。毕业后,数码相机开始盛行,我也开始在全国各地游走,却一直没找到机会回哈尔滨肆意地拍照。最近几年,突然间人品爆发,连续公出回了两趟学校,也攒出了两天完全自由的周末时间,拍拍哈尔滨的历史建筑,一了当年的心愿!

回到哈尔滨,在大街上徜徉,会觉得时光倒转二三十年,回到小时候“让我们荡起双桨”那个年代的感觉。这不仅仅体现在随处可见的老建筑,还体现在城市规划,体现在路人,体现在哈尔滨人的生活点滴,体现在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氛围上;但也不是落后和破败,因为随处可见旧时代的精致。两天时间用来逛哈市市区虽然不算短,但面对号称教堂之城的哈尔滨而言,历史建筑随处可见,这点时间也只是倏忽而过的,需要事先作好详尽的攻略!

首先,在网上寻找相对权威的历史建筑信息,找到了这里:哈尔滨城乡规划局官网。其中有一个页面是:哈尔滨一类历史建筑列表。这个官网挺赞的,虽然页面简陋了一些,但信息相当齐全。据网站显示,哈尔滨市的一类历史建筑有82个条目,短短两天时间,我当然不可能全去;再说,咱也不是啥专业学者,只须挑一些交通方便、名气较大的去去即可。看官注意了,这里说的名气较大,指的是相对较大,可不仅仅是那些游客耳熟能详的建筑啊。

经过筛选,以几个公交枢纽为中心,圈出两天的行程计划,最终行程如下:
【Day1 下午】
1. 文化公园
(1)文化公园西大门;
(2)文化公园电子娱乐厅;
2. 医大一院站:
(1)东正教堂:东大直街268号;
(2)基督教堂:东大直街252号;
【Day2 整天】
3. 博物馆站:
(1)黑龙江省博物馆、博物馆广场、国际饭店、国际饭店前小楼等;
(2)黑龙江省邮电管理局:南岗区民益街100号;
(3)颐园街1号:革命领袖视察黑龙江纪念馆
4. 革新街站:
(1)天主教堂(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南岗区士课街47号;
5. 铁路局站:
(1)哈铁文化宫
(2)哈尔滨铁路局
【Day3 上午】
6. 工程大学
(1)哈尔滨文庙
至于圣索菲亚大教堂、中央大街和江边那一片,太熟了点,就不怎么列表查询了。路上肯定也会路过其他有意思的老建筑,有时间拍到啥就算啥。

先从文化公园这片开始逛吧。9月初,正值学校开学后的军训时间。白天忙完了公事,晚上在校园里闲晃,赶上新生们正在夜训。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487
一堆身着军装的新生坐在草地中央拉歌,心绪仿佛又回到十几年前。

从次日天下午开始,正式出门拍历史建筑。由于文化公园就在学校对面,先从文化公园【西大门】和【电子娱乐厅】两个建筑开始。

文化公园原为俄侨新墓地。1908年,在南岗东大直街俄侨新基地,也就是现在的哈尔滨游乐园内,由俄国驻我国东北外阿穆尔军区修建了圣母安息教堂,又译圣母升天教堂。该教堂为祭祀死者的教堂,造型别具一格,钟楼与主体分离,且和谐而成一体。圣母安息教堂的钟楼,即文化公园西大门,乌克兰建筑风格,1922年建。钟楼原为外侨新墓地入口。帐篷顶是俄罗斯建筑风格的典型特征,宽大的拱券式门洞如今就是哈尔滨游乐园的西门。解放后,钟楼上的洋葱穹窿和十字架都被去掉了。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488 文化公园西大门
看着眼前这座西大门被厚厚的爬山虎包围还真是挺失望的,基本上完全看不清建筑本体。看来只有冬天才能看清了。

教堂钟楼的尖顶,离老远就能看见。钟楼的拱形入口就是公园的大门,拱门之上,还有两层,第三层就是悬挂大钟的地方,再往上,就是高耸下去的尖顶。对照早期留下的照片就会发现,在尖顶上面,还有一个不大的洋葱头,洋葱头上是东正教的十字架。而现在都没有了。钟楼两侧还有辅助建筑,形成一个U形。进得门来,就可看见主教堂。道两侧长着高大的树木,主墙上爬满了攀缘植物,若不是冬天,还很能见到教堂的真面目。

——来自网络。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489 进入公园后的西大门背面
花5块钱买了门票入园,背面才看得稍微清楚些。右边的铁梯子门卫不让上。下面放张老照片吧。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490
在老照片中能看到钟楼上的洋葱穹窿和十字架。

进入西大门之后,是一条林荫道。9月份,正值哈市垂柳依依,煞是清爽。林荫道的尽头,便是圣母安息堂,也就是现在的文化公园电子娱乐厅(有一种很违逆的感觉,像是故意的)。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491 圣母安息教堂,又译圣母升天教堂,亦称乌斯别斯卡亚教堂。
该教堂修建于1908年(清光绪三十四年戊申)9月,砖木结构。教堂由中东铁路管理局出资和教徒捐款修建,是东正教徒祭祀死者的教堂。教堂虽然规模不大,但造型别致小巧,呈方形,穹顶为钟楼。以严肃的白色墙面和简洁的外部轮廓,精致的装璜、恰当的比例、体现了强烈的形象和气氛。教堂呈四方形,上方中间一个带窗圆柱空起,托着一个巨大的洋葱头,但现在洋葱头已经不见了。教堂的大门个性十足,两个形体特异的研制柱墩支撑着十字相交的两个坡顶。礼拜堂两面开子母窗,里面的小窗做成罗马式风格的连续拱形。解放后,文化公园内所有的墓地移到皇山公墓。从1958年开始建成了哈尔滨市文化公园,保留了园里东斯拉夫尼亚风格的庭台楼阁,这座保护建筑小教堂就是该院的重要标志。

与西大门一样,爬山虎覆盖了教堂前部的尖顶部分,无法看清样子,只能等冬天,配张老图: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492
更多圣母安息堂的老照片请见这里:http://www.orthodox.cn/contemporary/harbin/dormition_cn.htm

看完文化公园的两个建筑,从正门绕出,乘坐公交车3站(地铁也已经开通了),到医大一院站,目标是东正教圣母守护教堂和基督教堂。

东正教圣母守护教堂现为中华东正教会哈尔滨教会,坐落在南岗区东大直街街268号,始建于1922年。原为木结构大教堂。1930年重建为现在砖石结构的教堂。至今这里还存有1899年在莫斯科浇铸的重达2600公斤大钟。它是罗马式的建筑,也是希腊东正教教堂的基本样式。由著名俄国建筑师吉达诺夫设计。当时因为这个教堂由在哈尔滨的乌克兰信徒管理,故名乌克兰教堂。1984年政府重新修缮开放。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493 侧视图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494 有气势的侧门

东正教堂对面,隔着东大直街,是新建筑南岗区天主堂。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495 夕阳透过南岗区天主堂的塔楼玻璃窗

离东正教堂不到100米(东大直街252号),就是基督教堂。现为哈尔滨市基督教会,原为尼埃拉依教堂,是一座带有北欧风格的哥特式砖木结构的教堂。1914年由德国人倡议、中东铁路局和民间捐助建成,由建筑师弗奥罗布设计。当时为基督教德国路德会教堂,供德国侨民和各国领事馆的教徒使用。教堂为砖木结构,规模小巧合理,平面呈拉丁十字形,临街设置主入口,上方为钟楼。采用帐篷式屋顶,哥特式尖拱高窗,礼拜堂采用陡坡屋面。红色屋面点缀着白石线脚和绿色屋顶,色彩艳丽。平面简洁,造型美观,为仿中世纪哥特式风格。解放后辟为基督教堂,沿用至今。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496 教堂整体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497 教堂正面

搞定这两处之后,已是晚饭时间,好不容易来一趟哈尔滨,自然还得拉着同行的同事前往中央大街,吃一下闻名遐迩的华梅西餐厅咯。去华梅吃饭,一定得上2楼!在1楼无法感觉到旧时老毛子们那种情调哇!上了楼就知道差别了!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498 华梅西餐厅2楼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499 华梅西餐厅2楼天花板和吊灯
华梅西餐厅位于哈尔滨中央大街112号,始建于1925年,原名为马尔斯西餐茶食店。1925年俄国人楚吉尔曼在东北第一大城市哈尔滨道里区西八道街上创建了一家俄式西餐茶食厅,当时营业面积只有70多平方米,主要经营俄式西餐茶食小吃。1925至1956年间,餐厅几易主人,他们中有俄国人、德国人、波兰人、捷克人和中国人,1959年公私合营后改制为国营企业,迁址到现中央大街112号,改名为华梅西餐厅。华梅西餐厅以经营俄式大菜为主,兼营法意式菜系,建筑和饮食风格被认为是富有浓郁特色的哈尔滨文化的主要标志之一。与北京马克西姆西餐厅,上海红房子西餐厅和天津起士林大饭店并称为中国四大西餐厅。

一楼为现代派欧洲园林式酒吧风格;二楼为前苏联莫斯科“克里姆林宫”风格,设有高级单间;三楼为俄罗斯现代派风格,分南北两厅。现有四名特级西餐厨师亲自掌灶,使华梅的美味佳肴令您回味无穷、百吃不厌、留连忘返。现日销售额均在4万元以上。华梅西餐厅正以一流的设备、一流的饭菜质量成为全国俄式西餐的中心。

点了几个著名菜式,不知不觉就吃饱了。俄式西餐看着菜量似乎没多少,但吃起来着实量足管饱,实在!结束晚饭,几个人便沿着中央大街,准备穿到圣索菲亚大教堂逛逛。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500 老旧的街道
沿着西十四道街穿行,这地方正进行旧城改造,很神奇的现象,旁边紧挨着最繁华的中央大街,往旁边支路上一拐就是旧城改造区域,令人费解……这家德坤武术馆据说是哈市第一家武术馆。

穿过西十四道街,走过尚志大街的铁桥,途径透笼街,便是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区域了。同事第一次来哈尔滨,自然要在此留下到此一游的照片。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原俄国远东地区现存最大的东正教堂,通高53.35米,占地面积721平方米,是拜占庭式建筑的典型代表。现存的砖石结构教堂建于1932年。公元1903年,随着中东铁路的建成通车,沙俄东西伯利亚第四步兵师也侵入了哈尔滨。沙俄为了稳定远离家乡士兵的军心,于1907年破土动工建造圣索非亚教堂,当年一座全木结构的教堂落成,用作该步兵师的随军教堂。1923年9月27日,圣索非亚教堂举行了第二次重建奠基典礼,经过长达9年的精心施工,一座富丽堂皇,典雅超俗的建筑精品竣工落成。圣索菲亚教堂气势恢弘,精美绝伦。教堂的墙体全部采用清水红砖,上冠巨大饱满的洋葱头穹顶,统率着四翼大小不同的帐篷顶,形成主从式的布局,四个楼层之间有楼梯相连,前后左右有四个门出入。正门顶部为钟楼。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501 圣索菲亚大教堂夜景

兜兜转转,这地方也差不多了,我又强烈推荐去另一处绝妙去处——位于通江街82号的傲古雅咖啡酒吧。这里原是一座1907年修建的犹太教堂。曾经刻画过犹太人的沧桑,在岁月的流转下,最终被赋予两份旧时光的宁静和异域风情的神秘。

可惜在通江街上前后搜寻,也没看见亮灯的咖啡馆,顿时奇了怪了!没有道理啊!这种古老建筑不可能被拆迁啊!直到我看见一座被施工脚手架蒙起来高大建筑顶上的大卫王六角星!丫的,早不搞晚不搞,非得在我当导游时搞!心情郁闷!只好放几张上次来时拍的照片了。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502 傲古雅咖啡内景
事后经调查,发现这个犹太教堂被政府回收准备开博物馆了。而被回收的原因,居然是因为这8年来,傲古雅咖啡开得太成功,以至于最后成功地吸引了政府的眼光~

悻悻而走,准备打车回去。早就听说哈尔滨出租车现在很屌,热衷拼车,我们三个人上车他们就不能拼车了,可能会被拒载。同事很是彪悍地直接拦下一辆空车,问都不问,直接就上车了。

第二天一早即前往哈尔滨市交通枢纽的红博广场,逛逛附近的几个保护建筑。

在红博广场下车,首先可见位于有哈尔滨龙脉之称的大直街与红军街交叉点的头顶不锈钢球的玻璃房子,这里曾经是整个东亚地区东正教的枢纽教堂——圣·尼古拉教堂,其地位远远超过“圣索菲亚大教堂”,是哈尔滨最具代表的建筑。不过很遗憾,因中苏关系破裂,该教堂在文革中被拆除了。2006年7月,圣·尼古拉教堂复建工程在哈尔滨市香坊区阿什河畔开工,复建后的教堂将用作为尼古拉艺术馆,成为“伏尔加庄园”度假村的标志性建筑。尼古拉艺术馆以圣·尼古拉教堂为原形,按1:1的比例完全还原。伏尔加庄园于2009年底对游客开放。

红博广场西边,便是黑龙江省博物馆和博物馆广场上的苏联红军纪念碑。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503 红博广场和黑龙江省博
黑龙江省博物馆坐落在南岗区红军街46号,建于1906年,砖木结构,属典型的艾尔诺贝新艺术风格。原为莫斯科商场,1922年改为东省特区博物馆。它是继尼古拉教堂之后,中心广场的一个主要建筑。莫斯科商场也是哈尔滨最早的商场之一。它由三个标准段和两个连接体构成,独立功能强,当时这里分有布匹店、搪瓷店、电报局等。解放后它作为黑龙江省博物馆沿用至今。博物馆里面内容不多,主要是黑龙江的自然地理和满清发源地的人文历史。

而广场西南方向的西大直街上,则有一座因谍战剧而为人熟知的酒店——国际饭店。原为新哈尔滨旅馆,建于1936年,砖混结构。由俄国建筑师斯维尔道夫设计,是一座日本式的近现代建筑,属新折衷主义特点,造型简单明快,线条流畅。国际饭店建筑既体现了当时审美趣味,又具有新艺术风格因素,在整体上与当时的广场其他建筑取得和谐一致,相应成趣。是当时哈尔滨设备齐全的旅店之一,也是早期旅店建筑的代表作。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504 国际饭店侧视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505 国际饭店正面
国际饭店正门看起来颇为老旧,但内部其实相当豪华。查过住宿网站,这里最低价还不到400元,相当值得一住噢!

国际饭店后面,有一座神奇的小楼——南岗区红军街38号。建于1908年10月,砖木结构。它比较集中地体现新艺术运动的追求,轻巧多变,淡雅清新。凉亭上的俄式阁楼与小楼整体的有机结合,表现了浓郁的田园情趣。当年这里是中东铁路理事务所兼住宅。1932年后,由日本人占用。1950年到1952年为前苏联专家楼,以后成为铁路职工的民宅。2000年哈尔滨市政府将这里修复,使这座百年建筑焕发出当年的魅力,成为哈尔滨特有的景观。现在这里是一个肯德基餐厅!!!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506 这应该是全国最牛逼的肯德基餐厅了吧!!!
原为东省铁路管理局局长沃斯特罗乌莫夫官邸,建于1920年,砖木结构,主体两层,楼梯间位于正立面中部,其上设敞亭。窗的形式多种多样,周边作圆滑曲线贴脸,形态优美,富有动感。勒脚为块石。帐篷式尖顶阁楼与木结构檐口装饰、阳台、垂挂、栏杆、门窗有机结合,为新艺术运动建筑风格。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507 全国最牛逼的肯德基餐厅侧视图
由于此时也到了午饭时间,我毫不犹豫地进了这家肯德基吃了个午饭!

餐厅对面,穿过一片绿地,便是哈尔滨市少年宫。【少年宫】这名词,听起来应该是过气的、十几年前的名词了吧。外面有长长的家长排队队伍。看了下,应该是音乐类的各种培训班在报名。哈尔滨这个城市的音乐氛围是很浓的,是普及型的,不是精英式的。一到夏天,哈尔滨之夏来临,中央大街附近满大街的各种露天音乐活动,很舒服。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508 哈尔滨市少年宫背面
少年宫正面在大直街和红军街的交叉处,拍照时正被围起来整修。坐落在南岗区东大直街336号的市少年宫活动中心,当过医院、药房、秋林公司职工俱乐部、秋林公司中山商场、大明钟表眼镜商店等等,它的使用功能在不断转换,不变的是它的建筑艺术风格越老身价越高。这是哈尔滨现存的一座文艺复兴风格保存较好的老建筑。遵循横向五段竖向三层的严谨结构,以古典柱式为建筑主题,半圆形券、厚重墙、圆形穹顶、水平向的厚檐,给人一种统一和条理性。整个建筑追求理性的稳定感。楼体外观细部得到较好的展示,除了外表面外,依然保留了米黄色的墙体,让人想象到过去老街区的风貌。在它周围的老房子相续消失得今天,越发显得弥足珍贵。它处在南岗红博广场东北角,为这个地区街景添色。这座楼房设计师是著名的日丹诺夫,建于1921年。房子的主人梅耶洛维奇是犹太畜牧业主,他还在哈埠开办经销牛肉的商店,名气很大。因此,老哈尔滨人把这座楼房叫做梅耶洛维奇宫。上个世纪20年代,梅耶洛维奇宫在一楼开办了波皮沃任斯基医院,所设医疗科目完善,医生队伍强大,除了内科、外科、牙科、妇产科外还有神经科医师。所以,提起这座老楼总会与这座医院联系在一起。后为又在这里开办过鲍豪维特洛夫药店和柔高夫药店。梅耶洛维奇宫在哈尔滨文化史上影响最大的一件事,就是1920年基奇金从俄国来哈,在新落成的该楼三层办了一所“荷花艺术工作室”。基奇金生于乌拉尔,毕业于俄罗斯特罗加诺夫美术学校和莫斯科绘画雕塑建筑艺术学校,后又执教于叶卡捷琳堡和赤塔艺术学校,是名优秀的画家。在这里,许多画家不仅自己进行创作还教授学生学习绘画和雕塑。这座艺术工作室外延很宽泛,也招收声乐器乐,话剧,朗诵的学员。俄国“十月革命”后,有许多浪迹天涯的艺术家,来到哈尔滨寻找失去的梦想。他们以自己的艺术才华谋生,以教学创造两条腿走路求发展。无疑,也起到了文化传播交流的作用。在梅耶洛维奇宫顶楼活动的艺术家们多次举行画展,这里受过艺术教育的学生中许多人成为杰出艺术人才。梅耶洛维奇宫在哈尔滨的文化史上占有重要的一页。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509 爬山虎严严实实地把楼梯掩盖

沿着红军街,穿过红博广场,再从邮政街穿行至颐园街,本想直接去逛逛著名的颐园街1号。不过,恰逢午休时间关闭。于是打算先到民益街100号的黑龙江邮政博物馆转转。路上途径几个计划外建筑。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510 颐园街3号
看起来挺气派的小楼,后来查地图,可能是颐园街3号的黑龙江省新四军研究会、省委老干部局的活动场所。以下介绍来自百度百科:
颐园街3号,建造于1914年,是犹太商人斯基德尔斯基的私人住宅。它与相邻的革命领袖视察黑龙江纪念馆一样,是一座别墅样式的花园建筑。只是主体建筑风格各异。这座小楼带有新古典主义建筑特征,建筑立面非常完美的体现了洗炼和严肃这两种风格。有人把建筑比作音乐,在此你会充分感悟到,那种重复和变化的统一,组成了音乐的旋律,构成了建筑的和谐。建筑柱式由古希腊的爱奥尼亚柱式变化而来,采用带有露台的门道,使建筑物中间凹进,两侧带有山花的墙体突出,墙体立面对称设有凸窗,窗角带有柱式装饰,优化了室内采光性能,也使整个建筑更具有立体感。其内部设施也十分豪华,辟有100平方米的舞厅。这是一座借鉴古希腊建筑一些元素而形成的新型府邸。
原主人斯基德尔斯基是一名俄商,经营东北的煤矿和木材,生意越做越大,他突发异想,要在哈尔滨市内挖一条内河,直通松花江,以利物资运输,进行行业垄断。于是,斯基德尔斯基在1920年5月雇佣500余名中国工人,到南岗下坎“八区”地带,挖掘河道。因严重威胁到傅家甸(今道外区)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引起群众反抗。同年6月25日,道外区居民代表560人在滨江商会召开会议,抗议俄商斯基德尔斯基开掘河道,放水行船,保护百姓利益。7月2日,东省铁路督办公所训令哈尔滨警察局:勒令斯基德尔斯基开掘河道工程即日停工。平息了一场风波。
“九一八”事变后,这座小楼曾长期被日本特务机关占驻,成为关东军情报所,它是由日本侵华战犯土肥原贤二领导的特务机构,这里隐藏着许多二战时期的秘密,等待揭秘。
解放后为黑龙江省政府所用。1950年,毛泽东和周恩来访苏归国后,毛主席住在相邻的颐园街1号,周恩来同志曾住在此楼。1978年,该楼曾被批准建立周恩来视察黑龙江纪念馆,后因故未能辟建。现在是省委老干部局的活动场所。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511 建设街142号的尚都国际名品店
原名亚古诺夫大楼(以下资料来自亚古诺夫大楼沧海遗珠)。当年建造这栋楼的时候,老哈尔滨人称之为亚古诺夫大楼。但亚古诺夫为什么在哈建了这么一栋大楼,至今仍是个谜。上世纪20年代左右,尚都国际名品店这个地方曾开办过一所学校,校名叫哈尔滨俄侨第一齿科学校,学校是一位叫谢·阿尔诺里德的俄国人于1911年创办的。史料载,这所学校曾几次易址,已知1919年校址在南岗车站街47号,即现在的红军街。据1928年史料记载,这所学校是专门培养齿科医生的私立学校,学制2年,当时有3个班,学生有77人,教师5人,起初学生全部是外侨,主要是俄侨,后来才招收少量中国学生。这所学校应该说是孕育哈尔滨齿科医学专家的摇篮。学校于1938年停办,后被哈尔滨医科大学收编,改为齿科医学部。
现在好多资料都注明这栋楼是哈尔滨第一齿科学校。但根据学校的规模,不可能整栋大楼都是学校。哈尔滨第一齿科学校曾租用这栋楼的部分房间,作为教室、教职工办公室。有资料证明,这栋楼当初主营旅馆、商店,而到了1933年以后就改为北满铁路(以后陆续为满洲铁路、中东铁路、哈尔滨铁路局)的员工宿舍。
据依然健在的老铁路员工回忆说:“从1945年到1980年,这里被称之为中东铁路局、哈尔滨铁路局第一宿舍,一些单身职工和从外地刚调入的职工大多在这里住。这栋楼有五层,所以铁路内部的人习惯称之为‘五楼单身宿舍’。”
1980年至1998年,哈尔滨铁路中级人民法院和检察院先后在此办公。有一件事很难忘。1998年5月7日,这栋老楼曾惨遭厄运。记得那天早晨上班,我路过这里时,看到楼的前面道路上拉起了警戒线,并有警察执勤。询问围观的市民方知,当日凌晨4时多,该楼南头整个山墙垮塌了。据一名老楼里值班的人说,3时多,楼里的地板就吱吱咯咯地响,不一会儿就听见轰地一声,电也断了,满楼都是灰尘,起初还以为是地震了,吓得楼里的人都往外跑。等缓过神来,看对面财政厅的大楼还有灯光,街道也挺安静的,没有地震迹象,就认定是房子出了问题。绕到房山一看,靠近南边房山的整个一面墙全都塌了,靠近墙边的办公桌椅也都掉进了大坑里,其景十分恐怖。幸好事故发生在凌晨,楼里没几个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当时值班的人立即向铁路局领导进行汇报,省市领导闻讯后也赶赴事故现场。后经有关部门现场勘查认定,是相邻的建筑工地施工,没有打好护壁桩便野蛮施工,造成这栋老楼地基滑坡,最后导致整个房山倒塌。后经漫长的等待,直到2004年才加固、修缮完毕。此后,一座外墙厚达一米多,如同一座坚固城堡的百年老楼,依然伫立在那里迎风傲雪,先是开了国美电器商店,后又改为尚都国际名品店至今。

慢悠悠终于转到了民益街与颐园街交叉口的民益街100号,黑龙江省邮政博物馆。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512 黑龙江省邮政博物馆侧视

哈尔滨历史建筑二日暴走
图513 黑龙江省邮政博物馆正面
以下介绍来自 http://imharbin.com/post/8592
这栋建筑始建于1921年,1922年竣工并投入使用,最初的功能是北满邮务管理局的办公楼。建筑为砖混结构,地上三层。平面对称布局,主立面采用横三段、竖五段布局。下部为仿石材的墙裙,中部为仿砖纹装饰,腰线突出。主入口位于轴线处,上有折断式披檐。每层开窗形式各异,窗间墙有通高二层的方形巨柱装饰。断山花和栏杆组成的女儿墙,造型丰富。建筑装饰华丽,有很强的建筑表现力。
1899年,中东铁路工程局在哈尔滨设立第一个俄国邮局,此后随着1903年中东铁路通车,沙俄实际上攫取了我国的邮政权。1920年哈尔滨人将“白毛将军”霍尔瓦特赶下台,成立东省特别行政区之后,1921年1月21日,吉林滨江道尹兼哈尔滨交涉员奉交通部令,接收所有中东铁路界内的俄国邮局,回收邮政权。
1920年代的国民政府将东三省划分为北满和南满两个邮区,其中北满管辖吉林、黑龙江两省的邮政事务。1922年大楼落成后,即将北满邮务管理局改名为吉黑邮务管理局,九一八后又改名为哈尔滨邮政管理局和哈尔滨中央邮局等。虽然国民政府从俄国人手中夺回了邮政管理权,但直到解放前的多年间,邮政权依然被英国、意大利、葡萄牙、法国和日本等列强控制。但在九一八事变后,吉黑两省的邮政人却做了一件轰动的大事,足以另这栋建筑蕴含更多的历史价值。
1931年日军迅速控制了东三省的政府机关,但没有贸然接收东北的邮政。1932年3月1日伪满洲国的成立,加速了日军对邮政业接收的步伐。国民政府照会日本公使,对强迫中国邮局改用伪年号提出交涉和抗议。4月5日东三省邮政员工反对伪满洲国强行接管,发出罢工通告,并呼吁利用国际邮政公约27条为武器,停止东三省一切邮务,有两千多人参加这次罢工。
日本人对邮政工人开出了许多条件,但邮政工人依然“不做亡国奴”,共有2646名工人不惜个人生命、财产的威胁和损失,执行国民政府邮政总局的命令,撤回关内,使得包括哈尔滨在内的东三省邮务全面瘫痪。当年的所谓撤回关内,其实是要求伪满洲国签发出关的“签证”,而这依然是工人工会与伪满政府斗争的结果。

2010年9月25日,这座昔日的邮政办公楼被开辟为“黑龙江省邮政博物馆”,这也是东北地区第一座邮政主题博物馆。本来要看看博物馆详情,结果进去买了两套老哈尔滨明信片之后,问博物馆呢?回答说还没有开业……这真是……

敬请期待第二篇,重点介绍:颐园街1号、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和哈尔滨文庙。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Tagged with:
 

3 Responses to “哈尔滨历史建筑暴走二日游(上)”

  1. Tsian说道:

    为什么老照片看起来更有历史感?

  2. 这些图片很不错

Leave a Reply




Looking for something?

Use the form below to search the site:


Still not finding what you're looking for? Drop a comment on a post or contact us so we can take care of it!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