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历史建筑暴走二日游(下)

On 2014-09-02,   in 行行色色,   by 沙罗双树·AK,   3,037 次浏览  
2

在前文《哈尔滨历史建筑暴走二日游(上)》中说到参观民益街100号的黑龙江省邮政博物馆,出来之后,时间已经过了13:30,颐园街1号应该结束午休开放参观了!于是,凭身份证在门口换了参观券免费进入。

颐园街1号是辅以幽雅庭院设计的欧式综合体建筑,是我国目前保存完好的法国18世纪贵族官邸建筑。颐园街1号始建于1919年,主人格瓦里斯基是波兰籍的犹太木材商人。这套建筑是由意大利建筑师规划设计的,在主体建筑上采用了古典主义建筑和巴洛克建筑的要素,外观造型精致优美,内部设施高雅精细。许多风景如画主义建筑都属于意大利风格的,建筑平面为不规则布置,墙体大半使用石材饰面。设有标志性的主建筑,层次分明,上设阁楼,下设半地下室,以科林斯巨型壁柱装饰间垛,增强墙体垂直划分,给人一种华贵的气势。阁楼上的老虎窗突出于斜坡墙面,使屋檐富于变化。为了适应私人住宅需要,在建筑的南侧设有半圆厅和露台,平添了罗曼蒂克的情调。特别是陪衬建筑的花园环境,设有室外喷泉、花草树木,构成一道园林建筑景观。虽然建筑已过去了近百年,今天我们仍然可以感觉到与自然融为一体的如诗入画的风韵。

这座私人住宅,在日伪时期曾做了满铁理事会公馆。日本昭和十年昭和天皇的胞弟三签宫崇仁亲王来哈时,曾于此楼“御临幸”。伪康德八年,伪满皇帝溥仪在北满巡狩时,也曾在此楼下榻。抗日战争胜利后,1945年10月31日,中共中央组建了东北人民自治军,林彪任总司令,彭真任第一政治委员,罗荣桓任第二政治委员。而自治军的指挥部就定在了颐园街1号。同年11月14日,东北人民自治军改称东北民主联军,而指挥部并未变换。1946年,成为松江省委和哈尔滨市委的接待处。1950年2月27日,太祖视察哈尔滨时曾住在这里,并在二楼欣然为省、市委题词,“不要沾染官僚主义作风”、“学习”、“奋斗”等墨宝,流传于世。从那时起,颐园街一号楼便辟为毛泽东主席视察黑龙江省纪念馆(现在是革命领袖视察黑龙江纪念馆)。此外,周恩来,刘少奇,朱德,宋庆龄等人也曾下榻于此。

这座建筑的确令人赞叹,在外面转了一大圈拍了点照片。
(更多…)

Tagged with:
 

哈尔滨历史建筑暴走二日游(上)

On 2014-08-26,   in 行行色色,   by 沙罗双树·AK,   3,629 次浏览  
3

大学在哈尔滨呆了4年,处出了感情。虽然也拍了许多照片,但当年的傻瓜机用胶片,对于我们穷学生而言还是奢侈了些,不能肆无忌惮地狂拍。毕业后,数码相机开始盛行,我也开始在全国各地游走,却一直没找到机会回哈尔滨肆意地拍照。最近几年,突然间人品爆发,连续公出回了两趟学校,也攒出了两天完全自由的周末时间,拍拍哈尔滨的历史建筑,一了当年的心愿!

回到哈尔滨,在大街上徜徉,会觉得时光倒转二三十年,回到小时候“让我们荡起双桨”那个年代的感觉。这不仅仅体现在随处可见的老建筑,还体现在城市规划,体现在路人,体现在哈尔滨人的生活点滴,体现在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氛围上;但也不是落后和破败,因为随处可见旧时代的精致。两天时间用来逛哈市市区虽然不算短,但面对号称教堂之城的哈尔滨而言,历史建筑随处可见,这点时间也只是倏忽而过的,需要事先作好详尽的攻略!

首先,在网上寻找相对权威的历史建筑信息,找到了这里:哈尔滨城乡规划局官网。其中有一个页面是:哈尔滨一类历史建筑列表。这个官网挺赞的,虽然页面简陋了一些,但信息相当齐全。据网站显示,哈尔滨市的一类历史建筑有82个条目,短短两天时间,我当然不可能全去;再说,咱也不是啥专业学者,只须挑一些交通方便、名气较大的去去即可。看官注意了,这里说的名气较大,指的是相对较大,可不仅仅是那些游客耳熟能详的建筑啊。

经过筛选,以几个公交枢纽为中心,圈出两天的行程计划,最终行程如下:
【Day1 下午】
1. 文化公园
(1)文化公园西大门;
(2)文化公园电子娱乐厅;
2. 医大一院站:
(1)东正教堂:东大直街268号;
(2)基督教堂:东大直街252号;
【Day2 整天】
3. 博物馆站:
(1)黑龙江省博物馆、博物馆广场、国际饭店、国际饭店前小楼等;
(2)黑龙江省邮电管理局:南岗区民益街100号;
(3)颐园街1号:革命领袖视察黑龙江纪念馆
4. 革新街站:
(1)天主教堂(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南岗区士课街47号;
5. 铁路局站:
(1)哈铁文化宫
(2)哈尔滨铁路局
【Day3 上午】
6. 工程大学
(1)哈尔滨文庙
至于圣索菲亚大教堂、中央大街和江边那一片,太熟了点,就不怎么列表查询了。路上肯定也会路过其他有意思的老建筑,有时间拍到啥就算啥。
(更多…)

Tagged with:
 

点球心魔

On 2012-05-22,   in 天下足球,   by 沙罗双树·AK,   904 次浏览  
0

今年欧冠最后两场重量级比赛——皇马vs拜仁、拜仁vs切尔西,都是以点球大战决胜。可拜仁前后两场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还随手打破了德国球队的点球大战神话。

为什么?

小猪在半决赛毫不犹豫地抽进了决胜的最后一个点球,到了决赛居然不敢看罗本的加时赛点球,——那球就算不进也不会屎啊!拜仁第三位点球手居然是门将诺伊尔,赛后传有人拒罚点球!谭咏麟在微博上说:“拜仁派第三名射十二碼已是守門員,我看到那階段已心裡有數。”

对于那些球星而言,12码球抽进死角技术上根本不是什么问题,门将扑掉死角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还是那么多巨星前仆后继地罚失点球,成就一场场经典悲剧。巴乔、耶罗、科库、克雷斯波、因斯、克鲁伊维特、德波尔兄弟、贝克汉姆、特里、舍甫琴科、C罗、梅西、罗本……这些如雷贯耳的巨星都曾在大赛中射失关键点球。

这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那么不可捉摸。可假如你真的参加过正式比赛的点球大战,参加过那种你的一脚就能决定整个球队一个赛季甚至几年努力的点球大战,你或许就能管窥其中的奥义——点球只跟心理有关。

本人上大学之后,几乎每年足球杯赛都踢过点球大战,也因此积累了丰富的点球大战心理体验,完全可以进行比例分析。有人可能会不屑了:“就你们那种级别的比赛,谈何体验?怎么能跟世界大赛相提并论?” 这种看官就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类型。其实,在你踢正式比赛的点球大战时,那种除了点球之外心无旁骛、那种一脚决定天堂还是地狱的压力,虽然远远不能跟世界大赛相提并论,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那一刻,那就是我们的世界杯,那就是我们的欧冠。只不过对于我们而言,门将更像是一个摆设。

我罚点球一直有个习惯,助跑前眼睛死盯着一个角度,让门将误以为我坚决地要打那边,射门一瞬间再扭脚腕,推另一侧,屡试不爽(用此方法一大原因就是没把握控制好大力射门的角度)。第一次失手就在一次半决赛,我们0:2落后,最后15分钟上演奇迹,扳平比分,开始点球大战。我一向是第一个出场,心态很轻松地故技重施,可悲催的是,地面不平,推射的球滚偏了,打中立柱。那一瞬间有如五雷轰顶一般失语了,——我方落后追平,心理上完全占据主动,可就因为我这开头炮偏了,导致心理失势,最终惜败。自此我就落下了心理病根,开始对罚点球感到恐惧。

可这是逃不掉的宿命——你越怕她越来。第二年1/4决赛又是点球大战。那时我知道必须战胜这种恐惧心理,否则又将祸害全队。我想到了巴乔在98年世界杯小组赛对智利时主罚最后时刻的点球。那是救赎的点球。那天的比赛,我们双方势均力敌;由于赛程安排上我们遭遇对方黑手,所以颇有些同仇敌忾的复仇气势。整体气势上,我们还是占上风的。由于我心病未消,所以推的角度不敢很刁,但依然过关开门红。之后虽然有同学踢飞,但对方踢飞的更多,我们赢了。

最后一年,我们闯进决赛。对手是平时很熟的隔壁班,卫冕冠军,在全校踢了十几场挑战赛未尝败绩。很自然,我们全力半场防守了90分钟,终于将比赛拖入点球大战。这次点球大战才让我深深认识了真正的残酷、真正的心理摧残。我也因此才能完全理解施魏因施泰格的脆弱。

决赛中,我们全队几乎不能通过半场,被打得精神濒临崩溃了,全靠那一口气一直拖到最后。点球前休息的时候,我已体力耗竭,上卫生间都双腿发软。出来之后,听见往常最后一个罚点球的后腰队长说不要让他罚球,怕顶不住,心理又是咯噔一下。自己抱着球,跑到门后面试踢——那时候居然会做出这种举动,真是信心完全崩溃了。站在门前,对方门将冷静的脸庞,怎么看怎么不像平时有打有闹的同学。忽然间仿佛觉得他的四肢布满了整个球门,我的球踢到哪里都会被扑掉。我脑子里居然冒出这种想法【这场球我们不应该获胜啊,否则对他们太不公平了】。然后我僵硬的脚踢出一记高射炮飞过横梁。我意料之中地离开点球点。这时旁边的同学叫嚷起来【门将提前出来了,无效啊】双方争执不下。我却一个人呆在场边,根本不敢再一次走上点球点,再一次面对失败,连重罚的勇气都丧失了。当体验过真正的心理崩盘之后,你才会理解那些极其反常的举动。

2008年看欧洲杯意大利对西班牙的点球大战时,我写下这么一段心情:

不敢罚点球。
是的。
是不敢。
完全丧失了敢于面对对方门将的勇气。
强撑着走到12码,两腿发软,脑子混沌,
意识漂浮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着陆。
一心只想摆脱掉这种梦魇,赶紧一脚出球了事,
而来不及想,或者不敢想这球是否能进。
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面临崩溃。
那一瞬间,球进与不进,已经不是最主要的事情了,
逃离点球点,
才是最要紧的。

很自然,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心理状态。我们理所当然地输掉了点球大战。

复盘皇马vs拜仁的比赛,拜仁连丢两球之后孤注一掷地展开绝地反击,以极强的气场把皇马牢牢压制住,并很快扳回比分。这在气势上完全占据了上风。皇马这时只有依靠全队极其强大的神经才有可能获胜,很遗憾,强大的神经只属于卡西一个人而已。而德国人在这种局面下,是几乎不会自己失手的。小猪顶住压力,冷静地罚进最后一球。拜仁胜得豪气干云。

而最后的决赛,沉默的切尔西,隐忍了9年的切尔西的老男人们,带着无比强悍的意志和神经,在拜仁的狂轰乱战下依然心如磐石,在最后时刻居然撬走了拜仁即将到手的冠军。全场围攻无果和最后功亏一篑的大起大落,彻底把拜仁打懵了,拜仁众将应该是看到了绝望,看到了自己已经不可能攻破蓝军球门了。罗本罚点球时,小猪已经彻底失去勇气,因为此刻他知道,这种精神状态这种压力下,罗本失败的概率更高。而最后的大战,切赫的冷静沉默和诺伊尔张扬的霸气外露又形成鲜明对比,这一刻你才知道真正的强者是不需要霸气外露的。正因为气势上的劣势,才让拜仁门神刻意如此以壮自己的声势。

有时候,大趋势一定,个人的能力真的很难扭转乾坤,特别是在每个人都不能犯错的点球大战。往往到最后,所有的压力会聚集到一起,压垮承担最大压力的最重要的那个人——巴乔、碧咸、舍瓦……以及小猪。

足球的魅力,在于把生活的跌宕、生活的不可预知、生活的必然性、生活的偶然性、直面的勇气和绝望的怯懦浓缩到一场球赛里,将一场球赛扩展成整个人生。没有任何一种其他的运动能如此淋漓尽致。

==========================================================

2012欧洲杯1/4决赛最后一场意大利vs英格兰,还是靠点球大战来决定胜负。

这场比赛基本局面是意大利在半场围攻英格兰,英格兰仅在开场一段时间对意大利造成威胁,之后就只能凭借寥寥无几的无力反击,几乎没有造成威胁性进攻(其全队射门总数甚至还不如巴洛特利一个人)。但进入点球大战后,性质就不像场面所展示的那样了。

意大利围攻了大半场却没有结果,本身是不想进入点球的,此时士气已馁;而英格兰在几个钢铁后卫的带领下,守住了意大利的狂攻,看队员的表情,我猜他们应该想到切尔西了,士气上至少是不落下风的。进入点球大战时候的气场,如果不是英格兰占优,也至少应该是平分秋色。两队都没有发生还没开踢就有人心理承受不住的情况(比如穆里尼奥的下跪和小猪的转身掩面)。

第二轮,蒙托利沃继承了意大利软骨病的优良传统,把点球打偏。这种非门将导致的射偏,只能说明他的心理实在太脆弱了。在这之后,意大利陷入士气上的极大被动,相当于压制全场,却反而让人偷鸡得手。

此时,伟大的皮尔洛站了出来,用一个神一般的勺子把场面完全扭转过来。这个勺子跟以前几个著名的勺子性质不一样。这是在落后的形势下所罚,其目的在于鼓舞士气,而不是炫技。看以前的勺子时,我的感受是,这球罚得真妙!但这一次,我是震惊地“哇”出声来。富贵险中求!在这种落后的形势下,还敢罚出这种不确定性很大的点球(睡皮曾经失手过,被没有大幅移动的巴萨替补门将拿住勺子),并成功,这对于鼓舞意大利的士气和打压英格兰刚升起来的气场都有极大的作用。

此后意大利果然又顺了起来,而英格兰则陷入困境。小年轻的阿什利没能顶住压力,虎虎地抽了横梁;老一辈的阿什利则彻底脚软,罚球被布冯牢牢地摁住。可以说,在这场点球大战中,皮尔洛居功至伟。

Tagged with:
 

重返泸沽湖

On 2012-05-16,   in 行行色色,   by 沙罗双树·AK,   8,478 次浏览  
24

无论再见到多少比她更美的湖,我都不会忘却第一次见到泸沽湖时的震撼。

旅途中曾经遇到过太多的美景,曾经暗暗立下太多的“以后一定重返”的誓言,但除了那些必须途径的中转地之外,真正实现重返的,却只有泸沽湖。

(一)初探

那是我第一次云南行,第一次长线自助游,第一次深入祖国西南的壮美河山。那时手里还拎着柯达的小数码,心情也不像现在这么老油条——随便一个美景都能让我心动,更何况是七彩的云南。

领略了香格里拉初春的风韵后,我从中甸返回丽江,直扑泸沽湖。一大早上了长途大巴,一路晃晃悠悠晃向泸沽湖。路上尽是翻山越岭,风景实在普通,完全没有从大理冲上高原香格里拉的那种震撼之美。我不禁对泸沽湖的前景感到一丝忧虑,直到我远远地看到她的身影!

过了景区大门收费站(值得一提的是当年泸沽湖全票78元,过了4年还是这个价,没涨!不知道该说他们厚道,还是怪他们当初定价就高~),远远地看见一泓蓝宝石一般的湖水镶嵌在群山绿树之中时,我眼睛都直了,指甲挠的车窗玻璃咯吱响,一心只想马上飞到湖边。虽然客运大巴不是旅游车,但司机是知道车上有游客的,在观景台前停车几分钟(当然也因为有公厕)。我们几个游客如离弦之箭般飞奔而去。

重返泸沽湖
图100 蓝宝石一般的泸沽湖
天气很好,光线角度也很好;观景台修建的位置很棒,角度很好,高度也正好(可惜现在已经因修高速路拆掉了)。在观景台上端着小卡片,我不停地扫射,似乎只有存下足够多的相片,才能证明我真的来过这里。拍了一会,明显激动地有些不能自已,不知道做点什么才能直抒胸臆;或许是过于激动的缘故,脑子开始有点供氧不足,出现轻微的恍惚和无语症状。我趴在栏杆上除了不停地感叹之外,只想再呆一会,再呆一会。可司机明显已经不耐烦了,开始鸣喇叭催促了。不得已,只能一步一回头地向大巴走去。上车后,全然无视车内土著对我拖延上车时间感到不爽的目光,继续对着车窗外的高原明珠默默摇头。
(更多…)

Tagged with:
 

小镇双廊

On 2012-02-22,   in 行行色色,   by 沙罗双树·AK,   12,641 次浏览  
11

题记:本文的初衷是显摆我真的进过杨丽萍在洱海边的大别野~

几年前的那次云南之行,我匆匆从怒江大峡谷撤出后,一路直奔大理,准备在此地盘桓几日,顺便等候几位友人。人来了,原本口头邀约环洱海骑行的,可人算不如天算,计划最终还是落空。分道扬镳之际,我突然想起似乎听过双廊这个很小家碧玉的地名。于是,便打算到当时颇不知名的双廊小镇去转转。

双廊镇与大理古城隔洱海相望。如果从大理古城崇圣寺附近乘坐公共交通的话,得先从崇圣寺外等过路的中巴,坐到双廊附近的一个车站(早已记不得名字了),然后再打个摩的过去。这是08年的情况。

在不知名的站下车后,一堆摩的司机就围过来了。说起来,自助游中我最怕的场面就是这种:乱糟糟的车站外,一堆摩的面的司机纷涌而至争相拉客。一则我这人不善讨价还价,喜欢一口价,不去拉倒;二则一口价时不忍砍太低,说高价格被吃住了,又拉不下面皮,只好死命后悔。最终与小三轮达成20块的价格,拉到双廊镇。绝对是被宰了一刀,好在价格不高,也就不去多想了。

小镇双廊
图45 双廊镇上的小巷
双廊镇其实就是沿着洱海岸边的一条马路,路两边住着居民。穿过马路一侧的房子,外面就是洱海。喏,这条小巷子的尽头亮光处,就是洱海了。
(更多…)

Tagged with:
 

美东暴雪的回忆

On 2012-02-08,   in 生活频道,   by 沙罗双树·AK,   4,432 次浏览  
6

今年冬天全球似乎都异常得冷,昨日新闻欧洲这个冬天冻死三百多人。随着2012的临近,各种异象纷至沓来,我不禁想起2010年初在美国匹兹堡碰到的那次150年4遇的暴雪。

2010年2月5日星期五,天气预报说晚上将有一英尺的大雪,下午很多人都提前下班以防大雪封路。我们也听从良言早早下班去超市买了周末吃食。回去没多久,大雪就纷纷扬扬了。虽然在哈尔滨呆了四年,可我也没见过一晚上就能下30厘米的暴雪啊,更别提几个上海同事了。大家都很期待。

天色渐晚,风卷着雪在窗外呼啸,大家都很兴奋地熬夜等着,周末嘛。想起三个月前,我还在清冽的秋风里期待冰城的昨日重现,可马上就要超出预期了

美东暴雪
图29 雪线
凌晨1点多,有人打开门探了探,发现大雪已经盖住汽车轮廓,飞舞的雪花伴着狂风飙成雪线。大家开始心满意足地睡去,且待明早盛况了。
(更多…)

Tagged with:
 
第 1 页,共 4 页1234


Looking for something?

Use the form below to search the site:


Still not finding what you're looking for? Drop a comment on a post or contact us so we can take care of it!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