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杯 燈 下 酒

Menu Close

今天你是cheese味道的

她很小的时候,每次做好甜点让她吃,总会逗她,“吃了这一块那你今天就是它的味道了!”女孩便开心得意,会一遍遍地让我闻她,闻她头发,闻她脸颊,闻她小嘴儿……咯咯咯地笑。现在偶尔说起,她听着有趣却一副记不太清的样子。

冰箱里的cheese和酸奶油是年前就买好的,问她想变成cheese味道吗?话音未落,她人儿已经冲出来了,答道:“我今天想让你变成cheese味道的!”嗯,也好。

Read more

4月8日晴

長長的走廊,盡頭是太陽照進來的光。他正好站在那光的邊緣。兩手在背後靠著牆,彎著背,腳向前伸著,腦袋微微耷拉。整個身體像一個右括號緊貼著牆。側臉的輪廓被光線勾勒出來,可以看得清低垂著的眼簾和微微張著的嘴唇,怔怔地看著地面發呆。我慢慢地走向他,可能他也聽見了腳步聲,抬起頭——一張滿是泥土的臉和一雙焦灼的布滿血絲的眼睛。我嘴角向上,朝他微微笑笑,腳步沒停繼續走過。只聽得後面一聲輕輕的嘆息。

4月3日晴

到底是入春了,天很快地熱起來。太陽下停一小會兒的車,再打開,便是一股熱浪撲面而來。憋口氣,迅速鑽入車內。發車、開窗戶。涼的風很快吹散了車內的悶熱。

小城正在大改造,好多路被挖的不能走。只能在小街小巷裡慢慢穿行。小城最初是行人多,後來是自行車,再後來是摩托車,現在是行人、自行車和汽車都多。若趕上了大人們上下班和孩子們上下學的時間,那更是水泄不通,機動車喇叭聲此起彼伏。很多時候,都是堵在了那裡,誰都動不了。
Read more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