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倩小妹傍晚打來電話問候,問我中午可否吃過餃子,晚上可否吃過月餅,天氣晴好的今天是不是會和她姐夫一塊兒到外面賞月,有沒有給月亮婆婆供奉些水果之類的。我懶懶地趴在床上,手機貼在面上,含糊地回答“沒有……不吃……外面冷所以應該不會出去……供奉啊……沒有……” 小妹在那頭咯咯地笑了,說:“姐,你不會都不知道今天是甚麼日子吧?” 我想了一下,好像這24小時之內我確實有大半的時間裡已然忽略了今天是中秋這一事實。


Life_003. 八月十五月兒圓。


掛掉電話,決定去廚房準備水果拼盤,以供奉月亮婆婆。洗水果的時候,兒時一些節日的回憶瞬間湧現出來。好像這一習俗自我記事起,家裡每年中秋都會如此。小時候住在大院子裡,有些類似北京的四合院。但比四合院要大上許多,上上下下住了有七八戶人家。於是小孩子就比較多,大都是我們這些80後。午飯過後,各家便開始準備晚上的賞月供奉活動。大人忙著洗水果、做水果雕刻、煮雞蛋、做好吃的熟食等一系列將要擺上桌的活兒,而一群小孩子呢,便有組織地四處“游走”。說是游走,其實是一堆孩子輪流去各家討好吃的。大人們看著小孩子高興自然也歡喜的很,老早就準備好了吃的給我們。孩子們邊吃邊玩兒,做著各種遊戲。那些遊戲雖然現在想來很單調很無趣,但那個時候的開心和笑容卻是我們現在再也無法感受到的。玩兒著便天黑了,又大又圓的月亮散發著銀色的光芒灑在兒時記憶裡那個溫馨的大院子裡。各家門口放著的都是自家吃飯時的大圓桌,上面齊齊整整地擺滿了一個下午做好的食物。然後大人們有說有笑,你來我往,一邊賞月一邊聊天。而孩子們好像永遠吃不飽似的又開始了新的一輪“游走”。那時候,日子簡單卻無比開心。

慢慢長大後,中秋節時開始學著幫媽媽一起弄水果和其他食物。興致來時,還會和父親一起做個西瓜雕刻甚麼的。只是月餅這個東西,越來越不嚮往了。到後來供奉完月亮婆婆之後全家人要一起分吃的一個大月餅都沒有興趣吃了一兩口。離家上學之後,更是對這些個節日有種不痛不癢之感。中秋時學校吵嚷著說會發月餅,我也只是淡淡地跟同屋的姑娘說若我不在宿舍就不要給我領了,因為即使是領了也不吃,白白浪費了也不是回事。但,有一件事至今都沒變的是父母的電話。尤其是父親,過節必打電話提醒我中午要吃甚麼晚上要吃甚麼。

思鄉之情最濃烈的時候是在悉尼求學。久違了的節日氣氛在那個陌生的城市顯得格外濃鬱。一般節日前幾天就會接到父母的電話,問我節日的時候有何安排。若聽到我是將和朋友們在一起時,他們就十分高興;若聽到我打算一個人度過時,他們不免有些心疼,於是千叮嚀萬囑咐著讓我買好的吃好的。那時候,可能物以稀為貴,我看著原本不會去碰的廣式月餅都會垂涎三尺。而就在昨天,某米說要買月餅應景時,我卻頭搖的跟波浪鼓似的。看到商店裡賣著的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月餅就是提不起一丁點兒的興趣。

胡思亂想著,水果很快準備好了,拿到陽台,等著月亮婆婆爬上來吃。今天天氣很好,前兩天剛下過雨,天很藍很藍沒有一朵雲。陽台已經鋪滿了月光,某米說他記憶中家鄉的月光就是如此明亮。

我抬頭,好大好圓的月亮。不自主地想到了遠在英國求學的妹妹,不知她是否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