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入春了,天很快地熱起來。太陽下停一小會兒的車,再打開,便是一股熱浪撲面而來。憋口氣,迅速鑽入車內。發車、開窗戶。涼的風很快吹散了車內的悶熱。

小城正在大改造,好多路被挖的不能走。只能在小街小巷裡慢慢穿行。小城最初是行人多,後來是自行車,再後來是摩托車,現在是行人、自行車和汽車都多。若趕上了大人們上下班和孩子們上下學的時間,那更是水泄不通,機動車喇叭聲此起彼伏。很多時候,都是堵在了那裡,誰都動不了。大家忙著趕時間,似乎誰也不願意讓誰。倒也沒有爭執,就是呆在那裡,按著喇叭,好像一下子又不著急了。騎自行車的也停下來,汽車太擠了,沒有他們可過去的餘地。大太陽下,焦灼地看著周圍和遠處,希望可以找到一條通道。幾個行走的人魚兒似的自如地穿梭著,現在他們倒成了速度最快的。可能是被喇叭聲摁煩躁了,行人開始指揮起交通來。他們看得清方向,知道哪裡是堵的源頭,指揮著那些熟練的不熟練的司機們。於是,車又開始慢慢動了起來。一點點,一點點,漸漸地路就通了。其實,就是互相稍微讓一下的事。

路通了,車輛又開始慢慢走。汽車們前後緊跟著,生怕被插隊。自行車們也歪歪扭扭,盡量躲避著汽車和行人。本來就不寬的路,兩邊還有賣雞蛋灌餅、臭豆腐、烤串、涼粉兒的小攤。正值孩子們放學,小攤邊圍著的人越來越多。下了學的孩子們是這裡最不煩躁和著急的一群,他們三三兩兩,一邊嬉笑打鬧一邊等著自己的小吃做好。看著他們,想起自己的初高中時代。笑笑。

車行地太慢,又堵了。剛好路過顆兒最愛吃的糖餅鋪。隔著車窗,跟大姐笑著說,麻煩給帶兩個糖餅,謝謝。大姐熟練地包好,快速遞過來。剛出爐,小心燙。大姐簡單交代幾句。餅香味迅速地在車裡漫開,眼前頓時浮現小顆兒看到糖餅高興的樣子。我忍不住笑出了聲。

片刻後,車流突然暢通起來。左拐右拐,一分不到便到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