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雲之彼端

究竟,我們有多少情感遺忘在路上,我們有多少心緒丟棄於時光?

Menu Close

那個稱呼

我正在認真地給西紅柿按摩剝皮,某米正在認真地洗菜。沒有言語,安靜地只有水聲。我扭頭看了他一眼。突然有種我媽媽看了我爸爸一眼的感覺,好像下一句就緊接著是“喛,那人,給我遞一下勺子!”

“喛,那人”好像是我媽媽常態下對我爸爸的稱呼。音調不高不低,語氣不急不躁,平平淡淡地。“喛,那人,我和你說件事……”“喛,那人,幫我拿一下電視遙控器。”“喛,那人,過來給我捏下肩。”“喛,那人,快來吃飯!”我好像一直是這麼聽她叫我爸爸的。具體甚麼時候開始呢?我也不記得了。我邊想邊拿著勺子一下一下刮著西紅柿外皮。

因為這個我也問過我媽。“媽,你為甚麼叫我爸‘那人’呢。人家有名有姓的,再不濟你也給個有愛的稱呼啊~”我媽媽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就笑了,“其實媽也不知道甚麼時候這麼叫他的,慢慢就叫習慣了。不信你問你爸,他肯定也喜歡我這麼叫他。我嘴裡的‘那人’也沒有別人,那就是他了。”

那就是他了——我當時聽了,抿嘴一笑。

“既然說起這個,媽覺得你和DN之間不要叫甚麼米啊葵啊的,不好聽。”

“哦?難道我也叫他‘那人’?”

“那倒不用,媽覺得你可以叫他‘DN哥’。他可以叫你‘XN妹’~哥哥妹妹的,有情調又好聽。”

我一聽,撲哧就笑了。笑得怎麼都合不攏嘴,“媽,你太逗了。你不覺得哥哥妹妹才肉麻麼?好像舊時約會,羞澀裡透著渴望,大膽外面裹著拘束一般。調情時可以來一下,總這麼叫可不行。”

我媽跟著也樂了,“哦,倒也是。嗨,稱呼就是你倆之間的事兒了。你們聽著舒服習慣就好。媽發火生氣的時候,都是連名帶姓大聲呵斥你爸的!”

“嗯。媽我這點隨你,我也是。”

正想著,西紅柿皮刮好了。然後輕輕開個口,非常順利地,外皮就剝了下來。

手上沾了西紅柿汁,於是跟開始洗提子的某米說,

“米米,快讓一下,我洗一下手。”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