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绿里

那飘过上海的云彩

这是4年前写的一个臆想。故事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

与其他日志不一样的是,其他日志都是小生生活的真实写照,而这个故事带了自己的发挥和想象。

——————————————————————————————————

一位长发飘逸的女孩,亭亭玉立地站在江南古镇的桥头。任雨丝轻轻地击打脸庞,任微风柔柔地掀起裙角。惆怅的眼神流露出一缕的惆怅。

源说他喜欢,要找这样的女朋友。然而他一直没有,这样的女孩实在太少。

后来,源遇到了斐,于是以前的恋爱体系轰然倒塌。他爱上了这位活泼大方的女孩。源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她的可爱。他俩一起打乒乓球,源让着斐,斐打得很开心。斐偶尔扣中了一个球,便高兴地一跳,双腿一曲,挥挥球拍,咯咯地笑:我是高手,我才是高手。那笑声就像一串银铃落在地上,落进源的心里。

也许是为了她的纯真。那日,在外滩,斐一个人对着黄浦江,默默的。源问怎么了。斐一本正经地说她在向黄浦江吐露心事。她握起右手成电话状,对着东方明珠,轻轻地:“喂~,你不知道我是谁吗?你不记得我的声音了吗?”

从那一刻,源爱上了斐,他爱上了外滩上斐的画中的眼神。源也终于明白,爱是一种感觉,没有刻意的规划。

斐很好玩,他俩的足迹遍布了整个上海。在共青森林公园,斐看见一座假山,嚷着要爬,却找不到落脚处。源右脚往假山一蹬,对着斐说:上。斐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踩着源的腿上去了。看着斐在假山上手舞足蹈的样子,源在下面很开心。

斐也很好吃,大冬天还要吃冰激凌。源不给,斐就撒娇。源说:好,我俩一起吃,但是我吃完后你就不许再吃。斐很奇怪,以为源在开玩笑。源很快地吃完了冰激凌,他看慢慢地津津有味地舔着冰激凌的斐,说:不要吃了。斐不肯:我就吃。源夺过斐手中的冰激凌扔进了垃圾筒。斐很火,源就把斐拉进胸膛抚摸着斐的秀发:天冷,吃冰激凌要坏身子。那一晚,斐在源的怀中哭地很伤心,也很开心。

源要回去上学了,原本斐不想去送他,她不愿感受离别的痛苦。然而她还是去了。看着源一个人抱着一个大包,她坚持要分担一些。源就让她一起拎。临上车时,源悄悄地告诉斐,其实两个人拎比一个人拎要吃力的多。斐才明白源把包的重心一直提在他自己手上。她忍住眼中的泪水,给离乡的源一个美丽的微笑。

再后来,源考了TOEFL,过了GRE,拿到了美国学校的全奖,要出国留学。和斐分手是必然的。他决定见斐最后一面,约她一起吃饭。斐要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冰激凌,这回源没有阻止她,只是看她大口大口地和着泪水把整个冰激凌吃完。他心如刀割。源从来没有对她说爱她,他很内疚,但又说不出口。那个字实在是太沉重。

源走前收到一个电话,说斐病了,胃大出血,还高烧。源知道一切都因他而起,他很矛盾。风,猛烈地吹割着源,也吹走了源手的画。源痴痴地看着画在风中摇摆,看着画中那个清秀的女孩。那眼神,多么的绝望,多么的留恋,一次次地锤击源的心。源疯狂地追回了风中的画,把它按进自己的胸口。

飞机起飞了,轰轰地飞向美国。

源平静地走出机场。他决定买一束鲜花,他要去看斐,他要留在她身边,他要对她说:我,爱,你。

源醒悟,爱不仅仅是浪漫,更是一种责任。



Leave a Comment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