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绿里

日记本写满了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还在写日记。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里,打字总比写字省力。我还很偶尔地坚持着。这本2000年买的日记本写完了,到现在整整5年。

5年里发生了多少的故事,多少的蹉跎,多少的磅礴。无论外滩的夜晚,鸭绿江上的飞驰,丹东的深秋,还是考完托福之后的释放,土坡的月明,伤痛的2005,仿佛玻璃杯里的冰一样透明,历历在目。

合上日记本,就像合上一个年代,一段岁月。让它尘封吧。我要去寻找一本新的本子,一个新的生活,一份新的人生。

这是日记其中的一篇,给大家一起分享一下青春的记忆。

2002年4月26日

5月11日,TOEFL考试,还有25天。

已经好久没有拿起这本日记本了,甚至曾想用另一本来代替它,终于我还是翻开了。很庆幸,我还有这样的勇气。

TOEFL这龌龊的东西困扰本少侠多时,一直没有突破性进展,而下周又马上要泵与风纪考试,我ft。

几天来都没有好好自习,心特乱,于是就往肯德基钻。今天没有见到那位可爱的服务员mm,真扫兴。

宿舍去邯郸见网友的同学回来了。这头猪,二十个小时跑去,没怎么玩,倒和网友的男朋友混得老熟。人家网友每天只是下午和他玩,说是晚上和一大帮同学在一起,戒备过于森严,几天来连手都没有摸过。明知道人家有男朋友还跑过去,没见过这么失败的人。

周鹏的pp女老乡(兔子)星期五要来交大上考研班,说要我去撑撑场面。呵呵,机会难得。

木头也来能源馆自习,黑哥晚上有事。她拎了一大堆棒冰。我挑了根伊利小布丁,爽!和钟楼小奶糕差不多。

看了泵与风机第二章,说上海闸北电厂的DG180-59型给水泵背导叶出口角为50度,靠!关我屁事。

有点想打cs,因为和观音姐姐打赌,要是考托福前我要再打cs,就要去亲她男朋友。哎,想想都恶心,忍忍吧。



Leave a Comment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