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绿里

送年,写在1229

又到岁末。一天天,一年年,好快。

那天在食堂看到一个海报,叫“送年”。韩国人用中文的时候还真有点意思。用来当这个帖子的题目吧。反正也是年终盘点,挺合适。这两三年来,每到交界的时候,我常常及其简单地回顾一下自己在一年内干的事情,看看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算是一个好习惯。

如同2001年,2005年是我刻着痛苦的一年,当然也成长了不少。原来想和以前一样,用浪漫脂粉的语调写一些祝福,后来又想用犀利的文风去道出深藏心底的话,现在还是静下来心平气和说上两句。毕竟,在这场闹剧中,无论谁对谁错,都不好受。

然而我不想再像救世主一样去宽容看待发生在我身上的每一些。这一年里,我开始怀疑善良,这个原本是值得称道的品质。每当面临一些痛苦的时候,我总用“其实是善良的”来为所有的人辩解。可渐渐地,我开始怀疑,这些我自认为的却又带来上海的善良,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明明被狠狠地撕咬了一把,鲜血还在淋漓,舔着汹涌的伤口勉强让自己不去崩溃,却又被对方说成像条狗。这样的屈辱连着那些伤害,一道道划在我的心口,哪怕以后结了痂,也永远烙下疤痕。前面说过要心平气和,所以我尽量使自己不带偏见去回顾这件事情,虽然这很难。我可以拥有气度,但有些事情可以刻意轻描淡写,却绝对无法原谅。

前途一如以前一样,我还在思考以后的道路,或者说在寻找机会,我不明白以后该怎么走,下一步要去哪里;为琐事烦恼,为得失计较,像个孩子一样。可以说又回到起点,一点进步也没有。唯一学会麻木得看着时间流逝,少一些以前的焦虑。能够明显地看到自己身上往日的那种对待朋友和周边事物的热情逐渐消退,冷漠开始浮现在脸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成熟。

今年,我毕业了,阴差阳错地结束学生时代。事业上,算好也不算坏。等到了一些工作经验,也浪费了一些时间。不提也罢。不想去多愁善感地告别学业,但要在心里向作为一个学生的我敬一个礼。studenthhq,这个很具有纪念意义的ID无论在email上还是在论坛上都标识着我的网络生活,不知道还会用它多久。

拿着相机在记录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陶醉在取景器里虽然抹不去忧愁,却能控制住自己。2005年可以看成我真正进入摄影的第一年。我明白了,一个真正喜欢并投入精力、时间、金钱的爱好,对于身处兵荒马乱的我们,多么重要。以后我会拥有爱人,孩子,拥有一个家。现在漂泊的我,拥有一个相机。

只有两天,就要开始用2006年纪念了。在这失去心中曾经的最眷恋的一年中,我过得有点痛苦,活得有点累,伤得有点深。

在今天特殊的日子里,我想大声祝福她,祝福那些爱过我的、关心过我的、祝福过我的同学朋友,也祝福我自己:

今天我生日,祝你快乐!

大蒜头,2005年12月29日,韩国大田广域原子能研究院宿舍



文章评论

  1. 发现你的生日真是很特别啊

Leave a Comment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