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绿里

看电影

小学时候最大的兴趣之一就是拿起电视报圈电影节目。《正大综艺》后的《正大剧场》倍受关注,它偶尔会放放《霹雳五号》、《超人》之类大片。前者上下两集格开一周,着实让我欲火如焚了一把。

初中,义乌电视台十周年台庆,点播了一系列片子,其中有《007之铁金刚勇破太空城》什么的,很是过瘾。之后又有一次到同学家,用录像机看了《侏罗纪公园》。哇塞,才发现电影可以这么刺激。于是把那个带子借回家反复看,还带给表姐表弟看。

租录像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带着随心所欲的快感。因为家里没有任何放映机,所以常到同学家死蹭。《好小子》系列,《游侠儿》系列,这些名字遥远而又熟悉。

还不过瘾。于是小偷小摸,翻开老妈钱包“借”两张花花。每到周末直杀录像厅,从早上用功到天黑。那时大多一些香港片。最猛的记得是《越空狂龙》,史泰龙主演。里面有段非常搞笑。未来20xy年,史泰龙打开收音机,新闻报道说:“总统施瓦星格发表讲话……”。

10年后的今天,施瓦星格还真成州长了……

《未来战士2》也是在那个时候看的。火爆场面记忆犹新啊。回到学校去还学着机器人的样子走路,拿个扫把之类的东西对着同学:“哒哒哒哒……”

还有《异种》,又恐怖又裸露。看得小心儿扑通扑通的。

上高中就搬新房咯。老爸头脑发热,买了个五碟VCD。那希罕物诶,把我乐得屁颠了好长一阵子。从那时起,俺结束了电影寄居生活。每当期中考试或者期末考试完毕的周末,都会向老妈讨点钱租碟看。为什么变成讨了呢?因为之前“拿钱”被逮,史上无敌地pk过了,哈哈。

《断箭》、《真实的谎言》……,挑片子时,是好是坏全凭直觉。

再后来小舅舅家买了DVD机和超级家庭影院。我又留恋忘返了。最值得一提的是《极度恐慌》,心惊胆战啊。七八年以后的2003年春节,同学忽然电话让我去买板蓝根,跑遍整条街都没搞定。结合《极》片情节,隐约觉得这个还没人关注的病毒很厉害。果然,四个月后全国人民都知道了它的大名:SARS。

我租VCD很挑剔,喜欢挑没有划痕的,因为我很恨马赛克。98年的一个下午,在一个商店的角落里翻到一个没人动过的片子,它被人鄙视到放了n久都没拆封过。我想不管好看不好看,至少碟肯定完整,放起来流畅,便租回去了。结果一边没看懂,硬压着晚饭又看第二边,还是没懂。虽然一年后大家都知道了这个片子,但我又耗费五边浏览才算是明白其中道理。它原来名字叫《22世纪杀人网络》,后来被改成《黑客帝国》。真扯淡。

99年上大学。

室友第一次集体活动就是去录像厅看碟。片名《大开眼界》。小汤果然让未经世故的我们大开眼界。

大一大二,宿舍没有网络。所以片子常常租来在电脑上看。这两年也是看碟数目最多的,几乎把大部分美国大片都补回来了。有时甚至一口气租8个碟,连续看,直到最后脖子转不动了。某日同学提议看次三级不健康的,捎回一个《大宋艳情史》,很烂俗。可是那个人山人海啊,绝不亚于春运。Oh yeah,房间里能塞下人的地方都被挤满。谁叫就一台电脑呢。那天好像班里没人去自习。

大学的好处就是除自己淘碟外,同学还会介绍。《剑侠风流》《最高危机》《空军一号》《失乐园》《勇敢的心》《兵人》等等,也都算过了一边。

大三搬新宿舍,接通网络,有了ftp。RMVB开始流行起来,不过没多久就被DIVX高清晰电影格式代替,一直延续到现在。因为大部分片子都看过,于是开始反复看的浩大工程。基本上能称道的电影都翻三四边,练就3分钟内辨别影片的功力。

到韩国后,原以为会断片源。没想到更方便了。感谢BT,让我变本加厉。

当然也有没有涉及的区域,比如说那些经典的老片,《飘》啊,《魂断蓝桥》什么的。没看过。曾想记下看过的影片,无奈确实太多,不得不作罢。



Leave a Comment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