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绿里

回忆.戏水

嬉戏游泳以浅水且沙石底为好。池塘淤泥很多,踩下去软软,不知道会浮出什么软体动物,而最为可怕。水库次之,只能在岸边倒腾,中间区域水冰凉彻骨又深不可测,容易抽筋,非常危险。所以玩来玩去还是喜欢在小江小河里打闹。假若有时候图方便在池塘将就,则会被鄙视成女孩子行径;在溪河里迎波逐浪才是男孩子的英勇表现。

幸好家乡村子有溪水穿过,宽宽的,最深处约莫有大半身子左右。但它有个威猛的名字:浦阳江。从桥上往下看,溪水干净透彻,不仅底下的石子历历可见,还能分辨游动的小鱼和偷偷出行的虾兵蟹将。每每看到如此,便按耐不住冲动,抹去衣裤,赤条条跃入水中。最喜在桥墩爬上爬下跳水,然后平躺顺流而下,乐此不疲。偶尔一个猛子上来会看到不远处有水蛇露个小脑袋哼哧哼哧往这边游,大家便一窝蜂撅着小jj跑上岸来,用石头砸之。软体两栖类动物总归不受待见,无法融入我们这堆人类群体。

那些河里土生土长的鱼儿们活泼健康,味道也相当鲜美。抓小鱼很简单,双手把毛巾在水里摊开,等它们慢慢游进来,使劲一收,便抓住了。可惜人家没什么肉,再多也没用。而好吃的大鱼就很机灵,几乎抓不到。

后来溪里有了挖沙的队伍。挖沙就必须筛沙。用的是铁丝别成的圆形筛子,别三根竹子搭个架子,顶上垂根绳子下来吊住筛子中心,把沙子铲到筛子上,用手摇啊摇啊,细沙就漏下去了。我们常常用石头垒灶,再把铁丝筛子卸来下放到石头灶上。生起火来,抓一坨小螃蟹放上去。剪刀手们手忙脚乱,到处慌张乱爬,慢慢停下来,变成红色了。

溪的一边是山,山下有个洞,据说里面的水永远不会干,喝起来也特别甜。另外一边是两排高高的树,一到夏天就会有颜色艳丽的毛毛虫掉到地上打滚;如果一不小心落到身上,还能看到它们那恐怖的刺和刺上面的分叉,非常具有攻击性,可以想象的剧毒。

池塘其实也有好玩的。坐在木桶里飘来飘去摘莲蓬和菱角不算,都是大热天,太阳晒水汽也重,闷得很。我只关心每个池塘引出水的那几条小沟。找个豁口,用大大小小的石头塞将起来,这样能堵住鱼儿,而水照样可以流过。运气好来,说不定会有淘气的鲫鱼从池塘漫到沟里,有意外的收获。所以我时常在下雨天撑着伞,非常认真蹲在沟边等待,守株待兔。

在这样的守望中小P孩慢慢长大,一直没有等到过梦想中那条充满灵气的美人鱼。于是改行钓鱼。随便拿根杆子,挖些蚯蚓套钩上,一天下来能钓到一碗长胡须的黃链子。有一次,同行堂弟实在无法忍受,直接跳下去用手捞,倒抓上几条鲤鱼。村子的达人则偏爱电鱼。背一蓄电池,车用的那种,左手引线,右手网兜。一边间歇性通电,一边循序往前,鱼被电麻串到水面,用网兜一捞,轻松搞定。为防止自己被误伤,电鱼人需要穿很厚的那种黑色橡胶衣。表弟说,经常会有蛇被电得不耐烦使出吃奶劲咬橡胶衣。

没过多久,这些金色的童年回忆在城镇工业化发展中渐渐被垃圾和污垢所代替。可是,即便见识再多海纳百川的壮阔大海,心底依旧留恋记忆中那弯清水。闭上眼睛放佛还能看到低拂的垂柳,还有上面烦躁的知了。

临到夏夜,蛐蛐低语,我们漂泊四方,无比怀旧。



文章评论

  1. 回忆不是一个人变老的标志,反复回忆才是

  2. 回忆不是一个人变傻的标志,不会回忆才是。

  3. 喜欢最后一句话,我们漂泊四方,无比怀旧。忘不去,是记忆中曾经单纯的岁月。
    我也喜欢捉鱼呵,不过,技术很差,但每每抓到一条鲫鱼,哪怕只有一根手指那么大,便会欣赏万分。
    是因为生病了么,所以才这么怀旧。

  4. 借你宝地,测试一下头像,哈哈

  5. 刚吃晚饭的时候还和叶老师讨论乡下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呢,嘿嘿,淘气的孩子们都长大啦~

  6. 我们漂泊四方,无比怀旧

Leave a Comment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