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绿里

军训

初中没有军训,所以对这种折磨人的新生欢迎仪式非常神往。而这个愿望在高中得到了满足。

1996年9月前,我们要进行为期一个星期的军训,多么让人兴奋,吃不香睡不着。作为本市第一重点高中的新生,即便当时1米55的个头也无法掩盖我心中熊熊燃烧的自豪。而传说中痛苦的军训在我眼里不过小小的考验而已。教官来自金华军区某部,一个二十岁的孩子。后来全班同学得知其生日降至,凑钱给买了一蛋糕。从此我们训练不是在司令台旁休息,就是在树荫下唱歌,相当爽意。短短七天,没有抽筋剥皮的拉练和让人神魂颠倒的打靶,心中不免失落。

3年后,西安交大的新生军训安排在大一暑假,为时21天。教官是西安空军工程学院大三的学生。第一天黄昏,见面式,列队完毕,教官说:“下面教大家齐步走,要记住先迈右脚”。下面一片默然,人人仿佛头顶乌鸦飞过,每人脸上落下3根黑线。过了一会儿,我憋不住报告一下:“齐步走应该先迈左脚”。教官反驳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就是右脚”。我有点无奈:“不会吧……”。教官也有点恐慌,跑过去和同事商量,回来更正:“恩,不好意思,齐步走应该是先迈左脚”。于是乎,我们正而八经的军事训练就在荒唐的序幕中开始。

某日在四大发明广场站军姿。可能因为我天生丽质,有一只蜜蜂飞过来在面前跳8字舞,放佛在告诉同伴这里有一朵鲜艳美丽妖娆的花朵。我那个无语啊,站军姿可不能动弹的,只能鼓起腮帮子吹啊吹啊。它死皮赖脸就是不走。然后我偷偷嫣然一笑,悄声对边上的同学说:嘿嘿,有个小蜜蜂啊,嗡嗡嗡啊。

就在这盗铃不及掩耳之时,教官悠然道:“那个谁,HQ,刚刚笑什么”。作为从小看共产主义影片长大的一代,自幼接受刘胡兰等革命烈士英雄主义的熏陶,我哪能那么容易就范:“报告!我没有笑”。“没有笑?我绝对看到你笑了”。“报告!我肯定没有笑”。教官对手下有这样的刚烈之士有些诧异:“你行啊,下次别让我看见”。

几天后,身边的同学也偷偷笑了一下。教官勃然起怒:“QJR,你笑什么!”。同学道:“报告!我没有笑”。教官抓狂,爆了一个红点,成为暴走八神庵,→ ↓ ← → ↓ ←+A+B,祭出必杀技:“好啊,你们都学HQ啊。出来!30个俯卧撑!”。

当然,上头偏袒是有原因的。作为技术过硬的战士之一,我为连队在全团基本功比赛取得第二名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嗷嗷得赞啊。那整齐标准的动作,英姿飒爽,无数mm为之侧目,五体投地,神魂颠倒,茶饭不思。

总得来说我们教官算好的,传说某连队因为压榨得太厉害,导致有学生无法忍受,晚上拎起两把菜刀冲入教官舍真人 PK,可惜最终还是被 K.O. 了,没能进入决赛。

2000年的第一场夏天以高温酷暑为多,烈日下烤晒非常消耗体力。只要是平的地方,不管路面还是石子乒乓球台,我们躺下且在1分钟内睡着。而且过多的疲惫让我破天荒食欲不振,每顿几乎都以两个玉米棒和米粥打法。军训结束后,我的体重达到史无前例的119斤,那是相当可爱、相当帅啊。不像现在,某央企的标准中餐:一只鸡腿、一个西红柿鸡蛋、一个炒青菜、一个萝卜汤、一份米饭、一只香蕉、一杯酸奶,把我养得跟功夫熊猫似的,欲哭无泪。

经过十多天苦苦等待,终于迎来传说中的拉练和打靶。凌晨4点起床跑到西安西郊靶场,那可真远啊。前头开路的同学他们可以骑自行车呢。不过我们一点也不羡慕。哼唧!那多像国产爱国题材影片中的某类型人物啊?

打枪就不提了,大家基本都玩过,全自动步枪,6发子弹。不留神手抖了一下,一个扳机按下去还没品到射击的快感就嗖嗖全打完了。教官非常严肃得说,为保证安全,坚决不允许抢弹壳,连队会安排每人一份。但严谨的秩序后来乱套了。打完靶有人捧来一堆弹壳撒在地上,同学们开始疯抢。我在人群中被挤倒,恩,还撕裂了裤裆。Oh yeah,神魂颠倒呃。

这下不得了,偷鸡摸狗顶风作案惹下的祸,可不能跟教官说。只能在回途中和身边的同学通融一下,让我走在最中间。而且憋紧大腿,像个日本mm似的,小碎步走得特温柔。好不容易挨到学校,连长并不急着回去,他要总结陈词哈。把大家伙拉到操场上:“列队!立正!坐下!”。我口吐鲜血,立马崩溃。

军训在众mm们拉着教官哭哭啼啼、莺莺燕燕的眼泪中结束,大家都忘记了因为在操场上和女朋友坐在一起聊了个天而被通报批评的同学。印象中只有圆月和星空下回营的年轻人们,引亢高歌,朝气蓬勃。



文章评论

  1. 就那么点青春记忆,有事没事翻出来怀旧一下。 :)

  2. 嘿嘿,咱就不是一个经历复杂的人。但我们这一代很多记忆是90后们再也无法体会的。也可以这么说,我们赶上了中国某个时代的尾声。

    至于青春记忆多了还是少了?“记忆尘封”我写了39篇,“走过的日子”有149篇,”飘洋过海”有56篇。改天等您老也写了244篇再跟咱谈谈博客该怎么写。

    而且这东西么,喜欢看的人会每篇都仔细看,^_^;不爱看的人,一篇都嫌烦。显然,我所有的文字都是写给前者的。

    如果七八十年以后,”清源绿里”和”21percent”还侥幸能够存在的话,再回头细细阅读这些文字,估计再普通的话语,都会让自己落泪。因为这会是我一生的记录。

  3. 恩,我还写在bmy上有过军训日记。

    里面有一段,有个标兵同学示范卧倒,下去后就弹起来,大家都纳闷儿,原来他裤裆裂了……

    爬操场最痛苦,那时候西边的煤渣操场还在,高温下全副武装在煤渣操场上爬好几个来回的说

Leave a Comment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