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绿里

树洞

很多人在和菜头的博客上吐露自己的心声。这是一个完全不会有认识的人的世界,大家自说自话,酸甜苦辣,不需要安慰,甚至连回应都不需要。只是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说说而已,心满意足。吸一支烟,喝一杯咖啡,人生的精彩在于挺起腰板拎起背包的那一刻。

所有树洞中的倾述,我对以下这篇最具共鸣。虽然没有主人公的经历坎坷,但我也曾做过类似的决定,面对未知的未来,不顾一切。怀念那些敢于追求心中情感的岁月,能做能当。至今回想起来毫不后悔,事实也证明我并没有为当初的抉择付出曾经被认为是损失的代价,而且比预料还要好得多。心中踏实坦然,因为每一步对真实自己并未为外物影响的追求。

作者在末尾如此写道:“最后,我只是躲在这里抽了根烟,我什么都没有说过”。是的,只要能吃饱穿暖,挥一挥衣袖,剩下的只是我们的意愿和勇气了。

槽边往事-《【树洞】20081127》:

山寨强人来信说:

惭愧惭愧,一直以为自己会是树洞的旁观者,明天晚上就要登上去杭州的飞机,所以今天我也迫切需要一个树洞来抽根烟。

说说我吧,南方一个小城市,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感情一直不好,或者说这是两个不懂感情的人。他们的感情不好经常影响到年少的我,在我初中的时候他们终于离婚了,我的第一反应是长吐一口气心想可他妈算离了折腾死我了,很想找个什么活动来庆祝一下这个快乐的日子。

初中时候因为父母的折腾严重影响了我的成绩,而且更要命的是双方的亲属关系也分裂了,本来可以托关系混进高中的我因此受了牵连,没有像我成绩同样不好的表妹一样混进高中,因为这件事情,我母亲会记我父亲一辈子仇(教育方面的关系都在我父亲这一边),觉得他害了我一辈子。所以我就被母亲送进了一所中专。中专这种教育方式,被上流社会唾弃,被下流社会不屑,我在那儿的日子我现在都不想回忆,想从人生中抹去那段记忆,虽然在那儿我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阳光下有金红色的短头发,总是昂着头,双手插兜。

中专终于让我待不下去了,于是我坚定的退学,因为当时自己看好了开网吧这门生意(也就是在中专的时候互联网开始兴起,我在网吧学会了上网聊QQ,当然,还有玩游戏)。经过一段时间的软磨硬泡,妈妈终于拿出几万块钱让我自己开了个小网吧,于是,在我16岁的时候我成了一个小老板,个体户,还是互联网行业:)然后又是一年多混乱的岁月,被各个管理部门轮流上门敲诈,被街头吸白粉的混混勒索,被卖淫女盯上死活缠着。。。终于,感谢party感谢 goverment,网吧关张了。凭着自己开小网吧维修电脑的经验,我去了本地的小电脑公司做技术员。

技术员的生活还不错,至少有点事情做,每天也挺规律的,明知道老板是在欺负你,但一个月三百块的工资至少比没有收入强,17岁的小孩子,又能干什么去呢。底层的技术工作很快让我不满足了,感谢互联网的发达,因为对知识的探索欲,我开始慢慢在互联网上发现自我,所谓发现自我呢,就是说我开始知道那些大城市的人们在干什么,各个行业各个领域又是怎么一回事,我要怎么寻找我人生的出路,人生这玩意到底有多少种可能性。。。。我慢慢发现,我是个不满足现状的人,听起来很像废话,可这是事实。

一转眼在小城市待到了19岁,因为一个朋友偶然的提醒,我突然想到,为什么我不继续去读书呢,我要上进!

这个朋友,实际上是我的一位露水女朋友,她家庭条件很好,市政府的。在一次她放暑假回家的时候我们相识(之前我只是听说过她,她在小学时候就是知名人物,三条杠的干部,虽然是旁边小学的。),她很平稳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我呢,什么都不是吧。很自卑,当时就很羡慕他们大学生,我很感激她在我人生低谷的时候对我的鼓励,虽然她后来和别的很多女大学生一样变得庸俗平凡,但是我心里一直有一小块地方是为她保留。

经过一些朋友的帮助,我知道我可以通过成人高考来获得学历,至少,是一段我一直想要的大学生活,我想和那些电视里和传说中的大学生一样,背着书包戴着耳机,去食堂打饭,去操场打球,在女生宿舍门口默默的等待。。。很认真的复习了半年,我竟然真的考上了本省的一所重点高校。。。的。。。。成教学院。但是,但是,我已经幸福到脚趾头了。我终于可以每天背着书包,迎着那些统招生们高傲冷漠的眼神,默默找一个可以上课自习的地方。

统招生这回事,算是大学四年里我们这些成教生们最敏感忌讳的字眼吧,而且我上大学之后知道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原来大学生并不都是我之前以为的那些勤奋穷苦的孩子,他们中的非常大的一部分,都是和我之前认识的三条杠一样,家庭出身好,学习成绩一般,消费能力惊人的人(记得我刚知道阿迪达斯和耐克的价钱的时候,真的很为自己脚上那双30元的鞋子竟然也贴着阿迪达斯的标志而羞耻)。他们的宿舍里什么高档货都有,名牌衣服鞋子就不说了,电脑手机随身听都是高档配置,和他们出去吃饭(老乡关系),都是去一些不错的餐厅,和他们交谈,我本以为是要像以前书里面看到的那些80年代大学生一样,谈些人生理想之类的空话,没想到都是谁谁谁保研了,谁谁谁找了外企月薪x千谁谁谁在和xx千金谈恋爱日后必将飞黄腾达,所以我也就只好默默的抽烟了。我文凭没他们响,背景也没他们好,日后的出路更是难说,能说什么呢,不苦笑就不错了。

其实我也认识了位千金,本校外语学院,偶然认识,大学女生在和男生交往的时候也都喜欢吹嘘自己的背景(没背景的也会随便吹几个,不然显得自己没市场),我觉得她聪明伶俐,而且不像其他统招生那么歧视我(她确实是有背景有实力,所以不用像那些装b货需要通过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所以也乐得与她交往。她快毕业了整天没事干就总和我泡一块儿,有时候我也恍惚起来,以为这是一段清纯的校园恋情。

后来她毕业了去了广州,我还在上学,还是经常联系,有一个五一前夕,她和我电话时候说不如你来看我吧,我像是得到了重要指示,赶紧找室友借了钱坐火车去了广州,用饭盒装了她最怀念的本地熟食,怕坐火车太久坏了还在外面裹着冰块。在火车上我兴奋了一夜,第一次出省,独自一人去广州,我竟然一点也不害怕,到了之后反而平静了,两人又像大学时候一样说了很多话,一起出去逛街。当然,我睡沙发她睡里面房间。本来计划待5天,第三天的时候我忍不住对她表白,她拒绝了我,当时我们正提着西瓜准备上楼,她说了一句我一辈子不会忘怀的话—我父亲不会允许我和你这样家庭的孩子交往的。我听了,很平静的把西瓜提上楼放进冰箱,然后轻轻打开门去了天台,在南方蚊子的疯狂叮咬中连续抽了6根万宝路,红色的最劲的那种。

第二天我买了回家的火车票,因为钱本来就不多,又在逛街时给她买了礼物,所以只能买最便宜的绿皮火车,我坐的那个位置的车窗怎么也合不上,于是迎风吹了十几个小时,我回了学校,进了宿舍放下行李我第一句话就是: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我不再在QQ上和她说话,也不再期待她的来电,就这样快要毕业了,我像发泄一样疯狂的去自习学习英语,虽然正好碰上英语四级改革,我又死不肯买答案,所以一直到毕业我四级都没有过,可是在日后的工作中,我的口语确实比很多所谓六级的家伙还要好。

毕业了,大家默默散去,我在家学完驾驶执照,盘算着干脆去北京闯荡吧,反正我就这样了没什么好怕的,去了北京,经历了一系列的事件,我在国贸附近找了一份工作,这份工作我觉得不错,搞极限运动的,可以经常有机会去滑雪,认识了很多新鲜的事物,眼界开拓了不少,人也变开朗了很多。因为我工作很努力,而且能力和学历完全不成比例,3个月后我就被提升,并且得到了一个新的机会,这家公司的大老板非常有钱(比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很多企业名人还有钱,当然,有钱不代表人品好)又异常低调,却很喜欢我,他想在北京组建一个集团公司,让我负责很多繁琐的事情,这个时候我开始有点把持不住了,很多相关公司都找到我,要对我进行公关,给我送钱让我给他们帮忙,我经过慎重的考虑,决定钱照收事情我还是按原则办,还是以老板的利益为重。

慢慢的公司也在不断的招聘一些高素质的人才,所谓高素质的人才,就是一些高学历的和海归之类(我们这工作对英语要求比较多),进了几个人,和我一起工作。大家都是刚毕业的,可是我发现他们除了家里比我有钱之外,能力并不比我强(比如海归那位,在英国读完本科硕士之后,顺便买了套宅子一辆车),慢慢的和他们的关系就有了裂痕,当我们一起在外面吃饭,听他们讨论里昂和马赛的房价哪里更合理的时候,连在北京买房都不敢想的我,只想掏出一把冲锋枪一梭子把他们全撂倒。

这些事情还没有结果之前,发生了一件全国性的大事—-5.12大地震,我在北京感觉很强烈,大家都踊跃捐款的时候我有了更大胆的想法,去四川做志愿者,在老板从国外回来之后,其他的同事都撺掇我一起去找老板要个说法(我们虽然看起来个个白领,其实公司一直没有和我们签订劳动合同,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保险了)。当老板想尽办法找借口搪塞他们的时候,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径直就从办公室里走了出去,等其他同事都走了,我又回去找他谈,我说我不干了,给我发工资结账。他问我干什么去,我说我现在热血很沸腾,没功夫关心自己,我要去四川赈灾,他挽留了我一番,我坚决表达了我的意见。他最后同意了,但是他不知出于什么考虑,让我同时交给他请假条和辞职信。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很支持你的行为,你完事了之后就回来,辞职信是因为一旦你有什么意外,公司就不用负责任了,希望你理解。我当然理解,资本主义是无情的。

于是,17日我用自己的辞职金买了一大堆的药品和口罩(传说灾区极度缺乏的),并且生怕去晚了,还第一次坐上了飞机(1300,妈的航空公司宁可让大片座位空着也不打折),到达成都之后,我知道一个让我啼笑皆非的事情,在官方的志愿者组织中,抗震救灾竟然也要靠关系走后门,不然官方什么都不让你干哪儿都不让你去。人都来了,只好服从当地机构的安排了,去了一些不算太严重的灾区,比如都江堰(官方抗震救灾示范点)什邡绵阳之类的地方,做一些组装帐篷搬运物资的事情。虽然没有我预想的那么雄壮,但是想起是在亲力亲为为灾区人民做贡献,我就觉得值得了。待了半个月,钱花的差不多了志愿者工作也告一段落了,我回了北京。

回了原来公司之后,发现公司里同事对我的态度有变化,有些是好的变化,比如之前关系不好的那些人(毕竟都是刚毕业的孩子,都还恨善良也很直率),对我好了起来,我因为这一次四川之行,对人对事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多大转弯。但是让我受不了的是另外一些人,这些人本来在公司里很平凡,因为这次我的行为在公司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他们好像认为我是个爱出风头的人,所以总是用关切的语气对我冷嘲热讽,背地里说我作秀。回来后老板也因为我为了抗灾置他的事业于不顾对我不满,干脆和我谈了谈,让我主动离开公司算了,完全不是刚我要离开公司时候那副支持的态度,看来是秋后算账的时候了。

好吧,离开了就离开了,我又开始找工作,实在也是对所谓公司所谓职场那些东西心灰意冷,高不成低不就的,竟然找了3个月,终于找了一份广告公司的销售工作,底薪不高,但是我发现我原来靠这么低的底薪也能在北京活下来。在我事业低谷的时候,竟然遇上奇缘,我在前公司干的时候网上认识一个mm,聊天发现大家都热爱旅行,并且都是同一个艺术家的疯狂fans。我之前曾经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和她约好一起去西藏旅行,后来突然我事情又多了起来没有去成,她就一个人去了。她去了之后正好碰上3.14暴乱,暴乱中心就在她住的酒店那里,我如果去了肯定也会亲历这次暴乱,暴乱的那些天里面,我每天都发短信给她,打电话给她,一次又一次,恍惚间似乎一个QQ里的头像成了我最值得关心的脸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出于一种自己爽约的愧疚吧。

2个星期以后她给我回短信,告诉我她还活着,我竟然无比轻松起来。以后我们的话题就更多了起来,互相也开始关切,虽然一面也没有见过,却像是无比的默契,我知道这叫做网恋,是上大学时候大家又鄙视又向往的事情。我在广告公司工作的一天,她因为要去另一个地方,所以会在北京短暂停留,我请假去机场等她,忐忑不安,不知道会怎么样,她从出站口一出来我一眼就认准了她,她也认出了我,我们就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在第一眼变得默契。中午一起吃了顿饭,说了很多很多,她说我长得像英国人:)

她快进站的时候停在那里,我们相对无言,突然她拥抱了我,然后就飞也似的逃了进去。

我继续回去上班,就到了最近这段时间,大家抑制不住内心的思念,我们约好周五在杭州见面,然后我周日再回来北京。托经济危机的福,机票异常的便宜,统统2折。天助我也,今天我被通知因为不能融入团队(这种销售团队,大多是些在职场上学历不高条件不好的人,我没有资格瞧不起他们,可能是彼此的性格经历差别太大,所以他们在我面前总会不由自主的自卑,然后仇视我,什么萝卜找什么坑吧,融不进去也没办法),所以要离开公司,所以我辞职了。

想想明天就在杭州了,她已经在那边安排了一切。我突然有了疯狂的念头,我要去杭州找份工作,然后离她更近一些。我马上就发短信告诉了她,我说你害怕吗?她说挺好的,杭州欢迎你。

很多女孩子喜欢我,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是明天我就要为了她(或许只是为了再疯狂一次),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谋生,我不求得到别人的祝福,只想听到内心的声音对我说你这样做就对了这才是我喜欢的人生风格。今晚我会默默收拾好我的背包,装进那些我可能会用得上的东西,也许能在那边先找一个酒吧服务员之类包吃包住的工作安顿下来,工资无所谓,然后再慢慢投简历谋求其他的工作机会吧。至于我和她的未来,谁知道呢?我不希望去想那么多,想得太多了就做不下去了。

最后,我只是躲在这里抽了根烟,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Leave a Comment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