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绿里

流金岁月

我们这一辈和父辈们有太多的不同。我们从小生活在校园中,远离真正的火爆;即便所谓场面,也只能算作小范围局部打架。

而父亲们大多有不少的兄弟姐妹。那时,兄弟数目不仅是劳力,也还是实力。兄弟少了在外面就被人欺负,原因很简单:打不过。

因为种田为生,所以地域性观念很强。村与村之间常常为了一点水,一块地,一条沟闹龌龊,甚至PK。听爸爸描述过这么一段故事。一次村里和临村打起来,每家最少出一个小伙子,大家拿锄头,铲子,刀,叉等之类的,分成几排,最前面是最强悍的、最勇敢的,拿最好的武器:锄头和铲子。第二排是稍微文气、胆小一些的,然后再弱一点的在第三排。前几次交手中,有个哥们好像被包围,于是第一个梯队去救。一番厮杀,成功营救,在回撤的过程中,要跳过一条小河。结果有个小伙没跳过,被后面追兵赶上,让锄头和铲子们砸成了血窟窿。

我问爸爸最后怎么样,爸爸说还能怎么样,打群架死了人,大家罚点钱,搞搞教育,抓个把去拘留拘留就是了。

还有一个情景。妈妈她们村和外村打架,用土枪,就是有点像美国独立战争那种。妈妈说一个大伯大腿被一颗铁砂击中,但没管它,还是奋勇作战。到最后的时刻,那个大伯发现那个铁砂因为太重,从大腿内沿着肉一直往下落……。后来枪不能解决问题了,实在不过瘾,效率太低,用上土炮。就是那种什么桶,里面放上点火药和石头等东西,虽然威力不如现代武器,但搞定一个人还蛮轻松的。

再有一次是我亲身经历。某日叔叔忽然跑过来,说带我看打架。我们跑到了一个水库边,叔叔对我说就在这里看。可我除了很多人在吵之外什么都瞧不见。叔叔说过去太危险,两边用土枪在交火。闹了好久,劝架没用,当然也没人敢去劝。最后来一卡车武警,用冲锋枪对天这么一扫,强行搞定。

刺激,这些都是我开裆裤时代的事情了,现在不会再有。交通,经济结构等变化,早就淡化这些观念。虽然血腥,可是听起来总觉得有些带劲。是不是这里包含了我们向往、也是缺乏的勇敢。

常常在夏夜爸爸妈妈绘声绘色的描述中进入那个英雄色彩的梦。

相关江南民风还可以参考这篇:
http://www.21percent.com.cn/qyll/html/2007/182.html



Leave a Comment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