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绿里

不可承受之轻

3月第一个周六,夜晚父亲打来电话,照例问问生活和工作。后来讨论一些事情,双方各执己见,互不相让。父亲认为我的理解不一定对。僵持好久,我自觉无法忍受,说:不用继续争辩了,我过得不开心呢。

父亲一下子安静下来,声音显得有些慌乱。在电话这头能感觉到他的忐忑不安,仿佛做了一件错事。沉默许久,他说道,和母亲辛苦一辈子,都为了孩子,只希望我和妹妹能幸福快乐。

挂完电话,忽然有些莫名心痛。第一次感觉到一直以来都保持威严的父亲为了我一丝不愉快而惶恐。想起过年回家,饭间偶然看到看到他日渐老去的皮肤,惊讶万分,因为记忆中的那些肌肉似乎永远都饱满有力。

和父亲有不同意见并非第一次。当年为大学毕业后为去英国还是韩国,也曾絮叨很久,最后我在韩国大使馆旁发了短信,表示已有自己的选择。父亲答复道:既然已经决定就支持你。再后来硕士毕业,读博还是回国,我再次跟随了自己的意愿,选择了后者。细细想来,在面临人生路口,父母即便有不同的想法,也从未干涉我选择的自由。

依稀能记得幼时睡眠间偶然醒转的夜晚,基本都能看到父亲和母亲还在忙碌的身影。他们用双手辛苦劳作,跳出了自己的圈子,给出所能提供的一切,尽可能使我衣食无忧,从没半点迟疑。

不知道还能什么怨言来告诉他们,我不开心。

已近而立之年的我依然不知道想要的是什么,茫然失措,汗颜惭愧。



文章评论

  1. 呵呵 彼此彼此!

Leave a Comment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