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头山的岛和海

[写于2012年6月] 借着将图片转移到又拍云存储的机会,将以往部分有趣的日志复刻一遍。近四年过去,对檀头山的记忆已经剩得非常精炼:如领队侯侯所说这是一次非常腐败的旅途;一大堆人从上海坐大巴跑到温度高于40度的海滩上,几乎无所事事,零零散散坐在屋檐下吐舌头纳凉,眼巴巴得等着中午的海鲜面;用水浒传里名言“嘴里淡出个鸟儿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当农家把一大盆面条端上饭桌时,所有人眼神里迸发出的光芒,恐怕能和波兰的钢琴师相比。

[写于2009年3月] 2008年伙同 Alexke 和小翔子一起蹭熔岩户外俱乐部的活动。7月11日深夜出发,途径杭州湾大桥,到12日凌晨2点才到达宁波象山石浦码头。然后转乘民家渔船进行海渡,坐着这个简陋得只有驾驶舱的水面交通工具渐渐离开人间。坐在船头,四周一片漆黑,唯有天上星空灿烂,海浪扑打到甲板上,义无反顾冲向一望无际的黑暗中去。

登陆檀头山岛已经是3点半以后。我们选择在沙滩扎营,当时虽然看不见海的样子,但浪涛在不停得拍打提示大家它的存在。4点半,虽然第一次实战户外搭帐蓬,但还算顺利,铺上地垫、挂起头灯,井井有条。有两个mm的帐蓬杆子坏了,不得不到男生里去混帐,各种情调和各种香艳。折腾完刚洗洗躺下,天已经开始蒙蒙亮。

......

穿行尼泊尔:奇旺

[写于2011年] 齐旺是八天尼泊尔行程的最后一站,这里带来的震撼远不如博卡拉。主要是看看风土人情和原始森林,若时间紧张是可以省去的。在第二天夜晚安排有民俗舞蹈表演,我也一时兴起扎入农民中间到台上手舞足蹈。期间遇到了一对来自北京的拉拉,简单攀谈几句,第二天清晨一同观鸟,后来她们去往释迦摩尼的故乡蓝毗尼,我则起程回天朝了。

[写于2008年] Day 6:2008年10月3日 14:10 到达奇旺。和加德满都谷底以及博卡拉山地截然不同,特赖中部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像极了江南鱼米之乡。由 Hotel Parkland 的小伙导游 Hari 接到宾馆。经理简单交代了住宿、行程,让先修整一下。房间没什么设备,一大一小两张床、卫生间、风扇、电灯,屋顶到处都是知名的、不知名的爬行类,壁虎、奇异的虫子云云。

14:30 午餐。本着尝鲜体验的原则也得把肚子撑圆了顶着。食堂简陋,在外面门堂放有几张桌子,糖罐里爬满生龙活虎的蚂蚁,彰显自然原始生态。先上一道开胃汤,具体食料忘记了,和必胜客的鸡蓉蘑菇汤味道类似。然后一个大而圆的煎饼,周围搁圈蔬菜。我略微费点力气全部落肚。打个饱嗝,准备出发。

16:00 Hari 透露 Parkland 的老板以前经营传说中口碑甚好的 Paradise,因为地势较低,总是漏水,所以另辟新地。他带领沿着小路参观了村落。田里水稻正由青变黄,小石子土路穿梭其中,乍一看仿佛就在家乡,只不过房屋略显低矮破旧。Hari 津津有味介绍原始部落塔鲁人的生活习惯和文化传统,以及这个民族怎么在这片当初充满疟疾的沼泽地生存下来。他说奇旺支柱产业还是农业,基本手工操作,不像中国已经完成机械化过度。

......

穿行尼泊尔:博卡拉

[写于2011年] 去尼泊尔,绝对要去博卡拉。在这里,如果时间富余,可以选择去山间徒步,这里有全世界闻名的山间穿越路线。时间紧张的话,以下几个希望不要错过:住在豪华的 Fulbari 宾馆,我简陋的语言能力已经无法描述在阳台上看雪山、在峡谷旁进餐的美妙感觉;到 Sarangkot 看日出,太阳从雪山之间跃出照亮洁白的雪山,蔚为壮观;租自行车穿越博卡拉古城,略微偏离旅游路线,体验一下尼泊尔的真实民间生活;享用费娃湖的烤鱼,连我这不喜欢鱼类食物的人也赞不绝口。

听说有朋友正在计划去这个美丽的国度,请你务必感受 Tsian 曾经留下的足迹。

[写于2008年] Day 4:2008年10月1日 4:30 之前在 Fulbari 预约的车子来接往 Sarangkot 看日出。黑灯瞎火中小车子盘山而上,司机完全无视山路陡峭,开得很快。门票外国人每人 25卢比,会有当地导游会跟随讲解,英语凑合。在一个地势较为突出的农家院子坐下,那里有几张桌子和凳子供客人使用。出于礼貌要了两杯咖啡,但他们的杯子是不敢用的。

起初天色不错,风轻云淡。随着日出来临,盘绕在雪山上的云逐渐多起来,盖住了太阳的方向。鱼尾峰锋利的山尖时有时无、若隐若现,还算能拍点照片。山脚下的村庄被淡淡一片雾遮盖,形成传说中点线面层次的构图,随便拿个傻瓜相机一不小心都能出大片。

明亮的光线奋力穿越云的缝隙拉出笔直线条照亮上面的雪山和下面的村庄。相比较海,我更喜欢山的辽阔和粗犷,尤其雪山的巍峨给人以圣洁的力量、无限的思维和宽广的心胸。如果说看到如此美景为人生一种快乐,和在坝上数星星的夜晚一样,这一刻将铭记心中。

......

穿行尼泊尔:加德满都

[写于2011年] 之所以将坝上和尼泊尔的照片重新整理、修理和发布,是因为觉得自己在2008年里拍的照片相比以前有很大的进步。无论前期的思考、构图、对主题的把握以还是注重人物的表现,甚至在后期处理方面都有新的感悟。如果说2006年以前我在漂泊得求学,那么2008年是回国以后找到新生活节奏的一年。虽然走过一些地方,但即便如美国那般干净整洁的国度也没有像尼泊尔那样留给我如此深刻的印象,我深深得怀念在那鸟不拉屎的国度留下的短暂时光。

如果还有朋友问我哪里比较好看,我会不厌其烦得重复我的回答:尼泊尔。

[写于2008年] Day 2:2008年9月29日 晚饭时分到达成都。神游网传过来的文件特别说明成都去加都的航班在右侧可以看到珠峰,为抢到最佳位置,3:30 起床,4:40 奔至双流机场。没想到机场大门紧闭,里面除了保安空无一人。可能因为见不多、识不广,这是我见过唯一一个会关门的机场。对方给出的理由是暂时还没有航班,于是只能黑灯瞎火地在外面挨冻了好一会儿。

5点过,有一车大巴的工作人员来上班,跟随进入大厅,然后继续排队和漫长的等待。直至 6点过,终于开始放行办理登机手续。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换到 23排的位置,虽然视野仍有一半被机翼挡掉,至少前观绝对没有问题。

......

乌兰布统草原

[2011年]:最近一直在整理 Para Sempre 日志,以适应日益普及高分辨率屏幕的浏览优化。每当遇到一些自己比较满意的照片时,我总在疑虑是不是需要将它重新发布一遍。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应该都会有这样热切分享自己佳作的心情。在相机镜头厂商中,也常有经典款复刻版,所以我们偶尔的精彩回顾不算过分。

[2008年]:乌兰布统草原也就是传说中的木兰围场或者再通俗点:坝上。这是一个传统摄影爱好者如雷贯耳的名字,作为风光摄影必修科目,出过太多的片子。常可以看到某某大家墙上挂在坝上的照片,里面雾气腾腾,隐约有树木、村落和马匹。如此千篇一律,因此行前并没有多大期望,只想随到随拍。回来以后整理居然发现还是有几张能够眼前一亮。是否因为自己要求太低?

......

黑白上海照片一组

2007年,忽然心血来潮想玩胶片,便从家里挖出布满灰尘的 Canon Prima Zoom 70F,又在淘宝上订购了一些胶卷,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在淘宝上网购。

佳能经典袖珍旁轴(CANON PRIMA ZOOM 70F 佳能小霹雳露娜):35袖珍相机,配备35-70mm高质素变交镜头,采用非球面透镜,成像素质更高,宽大取景器取景轻松又容易,当年的小霹雳的口号是大眼睛!三点智能自动对交系统,便捷精确,S-AF点人工智能自动对交系统(自动测光测距),内藏式闪光灯。

“依尔福”是一家以生产黑白胶片、相纸和各种冲洗药剂等感光材料及其相关产品而著名的英国公司。自从1980年该公司推出了可用C一41工艺冲洗的xp1 400型黑白胶卷之后,其独具特色的染料胶片技术日臻成熟。此次推出的新一代XP2 Super黑白胶卷,在影像的锐度、细节的还原,尤其是对于被摄体高光和暗影部分的再现都表现得非常出色。

......

2008年夏天的小花

去年5月底在复旦大学拍摄 “Alicia” 组片,那时天气晴朗,略有小风,花草树木正憋足了劲努力生长。周末的校园宁静自然,满眼紫色浪漫的小花,在取景框中每一朵都会很特别。这个有趣的角度就是平时我透过镜头看到的世界。

已经过去的 2008 年,我依旧拿着老古董相机 Nikon D70 行走在地球表面各个角落,一帖又一帖丰富着 Para Sempre 的“在路上”主题。

现在新年已经来到,祝大家都快乐,曲不离口,相机不离手。

......

Canon 30D随拍

单位今天晚上有联欢会,团委交给我一个 Canon 30D,指示要拍些片子。其实上次在奥运火炬手送行会上已经接触过这个机子,当时脖子上还挂着 Nikon D70。在按过几次快门以后,我决定放弃 30D,用回自家的 D70。总得感觉来说,30D 出片较为平淡,同是 Normal 设置,锐度和 D70 不在一个档次,对比度和饱和度也差强人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所配镜头 17-85/4-5.6 太烂所致,看起来不像 30D 的水平。当然,这个镜头的确是让人抓狂的,轻飘飘没有分量,也无质感,变焦阻尼不明显,手感甚差。没有变焦锁,把镜头倒过来还会哐当哐当。泪奔,我的 Sigma 18-50/2.8 纵然是副厂头也比它好。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

本组照片在办公室随手所拍,ISO 800,AV 模式,手持。并非相机测试,也非严谨的摄影作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