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KAIST

2005年年末,用读书期间留下的微薄积蓄加上老爸老妈的资助,我置办了一辆小破汽车。七七八八加起来差不多300万韩元,合人民币25000元左右,在当时的留学生中还算是不错的了。那是车龄七年有余的现代 ACCENT,由于原车主爱惜有加、车况良好、车身干净整洁,完全符合我的要求。再好的车子也用不着,因为我明白自己不会属于那个国家。再差也不行,YUXI 同学那辆车价才70万韩元,硬生生被点心姐姐把副驾扶手掰断了,后来又在半路直挺挺抛锚翘了,只能当废铁直接处理。

因为刚拿到驾照没多久,所以从二手车市场取车的那天,为了壮胆我拉上了一大票朋友。事后统计在短短几公里的路程内总共熄火13次。当车子晃悠悠进入 KAIST 校园,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迅速逃离决定去海吃一顿,庆祝生还。

解决了交通问题,接下来很多事情就好办了。每逢周末便可以回到 KAIST,逛逛街、聚聚餐、打打球。疯狂的青蛙同学长期霸占副驾座位,当然作为礼尚往来,他需要常常代理我一些付款的事宜,用狼狈为奸四个字形容当时的我们是比较合适的。有时周六晚上大家兴致好会买菜做饭,我偶尔会用密封盒加上科学的方法鼓捣一些腌鸡蛋什么的新鲜产品,基本上都让青蛙同学先试味道,看他没有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大家才会放心品尝。这也不能怪别人,谁让这家伙喜欢分截吃饭,每次吃完一半都要歇一歇,眉飞色舞一番才会吃下一半。

遇到传奇的点心姐姐那是非常后面的事情,没相识多久大家都作年兽散了。不过那些短暂的日子里,依旧留下了一些美好的回忆。比如说去看英文发音、韩语字幕的《加勒比海盗》,整得一头雾水,回来不得不找个酒吧探讨一下各自理解的剧情。记得大田市政厅边上的电影院停车场走道应该是很长很长,载着一车子流浪汉的白色 ACCENT 仿佛一直在旋转,许久才到了出口。

男人对车子的感情是与生俱来的,临回国前把小破车转让给 David 同学那几天很是伤感了一把。没有了交通工具,我只能一个人趴在宿舍窗前看山坡上樱花树叶飘荡、坐等起飞时刻的到来。David 是满族血统,因此我称他阿哥、称他夫人格格。小夫妻也都是惜物之人,所以车子交给他们也可以放心了。

5年前的9月9日,飞机带着我离开生活了三年的半岛,与 ACCENT 一起离开的是那些狐朋狗友和肆意挥霍的青春。今天偶尔听到陈奕迅的《好久不见》,可能非常符合我写这篇日志的心情。“我们回不到那天,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著笑脸回首寒喧和你坐著聊聊天。我多麼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需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虽然这两篇日志开始直接描写我在 KAIST 的生活,但其实很多片段已经在 Para Sempre 中有描述。照片有用 Canon S50、也有 Nikon D70,都非好的相机,而且与回忆一样记录得断断续续。但至少,我可以告诉大家:看,那时的我是这样的。

时间:2003年-2006年
地点:韩国 大田 [ Daejeon Korea ]
器材:Canon S50, Nikon D70, Sigma 18-50mm/F2.8
备注:照片后期 Capture one pro, Photoshop,光影魔术手。本文共一页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68:在 KAIST 生活的几年中最喜欢吃这个鸡肉粉丝,与清一色泡菜、炸酱面比起来,它无论从色泽还是口味上都跟国内菜系最为接近。我们称之为“大盘鸡”,虽然跟当年上学时在西安吃的正宗大盘鸡依然有很大差距,但至少可以聊以自慰了。时隔几年我已经忘记了确切的价格,好像是2万韩元左右一盆,对于学生来说,天天吃肯定是不行的。
Photo 768: Chicken with vermicelli.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69:巴黎贝甜在韩国有很多门店,也是常去的面包店。现在上海的家门口也有一家,倍感亲切。彼时时逢圣诞节,这一整个由巧克力制作的房屋,作为礼物应该是挺震撼的。问题是,怎么把它吃掉。
Photo 769: Chocolate house.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70:虽然出生在南方,但我生就是喜面食性动物。再大的压力、再奔波的生活,若放得一碗热气腾腾的手擀面在眼前,那意味着家的感觉,仰头45度,泪流满面。因此这家开在 KAIST 小西门的手擀面专门店自然是要常来的。
Photo 770: Noodle restaurant.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71:口味跟国内面条不太一样,七七八八的佐料,没有酱油、五香什么。不过喜欢吃面食的一眼就能看出这面条确实是实打实手擀刀切的。2500韩元一碗,合人民币20元。
Photo 771: My favorate food: handmade noodle.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72:这是另外一家手擀面,相比上面那家,口感稍逊。里面还放有包子……。
Photo 772: Another noodle restaurant.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73:国内提起韩国料理多半是烤肉,这样的想法偏离现实情况有些远了。照片中的土豆汤(Gam Ja Tang)也是韩国学生常吃的食物。位于 Hanbit 教会旁的这家土豆汤小店是一家子开的,老板女儿长得胖胖圆圆,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一家子都热情好客,所以生意好的不得了。
Photo 773: Famous food in Korea: Gam Ja Tam.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74:吃多了韩国料理以后,会发现其实韩国人民并不擅长烹饪,基本除了烤就是炖。我也叫不出上面这个菜的名字,总之国内流行的釜山烧烤之类的吃法,在韩国反而不怎么去。
Photo 774: Pork.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75:平时在 KAIST 校园内吃的是自选或者如照片内那样的定食。我不喜欢海鲜,所以确实没啥吃的,倘若遇到泡菜炒饭,我会庆幸那一顿能吃得比较开心了。2000 韩元相当于当时人民币25元,不算便宜。除此之外,我还喜欢吃牛尾贡汤,里面会有几片牛肉落在奶白色的汤中,撒上胡椒、辣椒、酱油、紫菜,搅一搅,喷香喷香。牛尾贡汤贵些要 5000 韩元。
Photo 775: Lunch in KAIST.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76:哈根达斯起初品牌营销得不错,在学生间流传得很神圣,据说给爱人就应该送哈根达斯。可惜厕所门事件暴露以后就不行了。其实真正懂冰激淋的都知道,别说品牌,这吃法就是路边产品,档次不会高到哪里去了。
Photo 776: Haagen-Dazs ice cream.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77:韩国必胜客的萨拉是随便取的,所以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出来的饥民,我们基本上不到批萨上来就已经肚皮滚圆。韩语中没有Z这个音,所以 Pizza 被读成了 PiJa。
Photo 777: Pizza Hut.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78:我是典型咖啡控,喝到肚里过个嘴瘾,不会有精神层面的反应。回国以后喝过不少咖啡店,感觉总体而言国内咖啡还在处于一个非常初步的阶段。大小城市正规的店面也就美帝斯巴达克斯了,类似于 Nap-Cafe 之类的自主咖啡屋少之又少。
Photo 778: Korean People like coffee.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79:但凡异乡求学的孩子都会有这样的回忆。留学生来自五湖四海,大家聚在一起吃饭确实伤脑筋,做饺子是非常好的选择,一来大家都可以参与,二来很少有人会反感饺子。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类似的聚会,不知深浅,两瓶清酒下去,最后基本上就是在雪地里爬回宿舍的。
Photo 779: Chinese students usually make dumplings as main food in parties.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80:在 KAIST 学习期间,跟不少西安交大的老师混了个熟,Snowriver 是其中之一。跟学生不同,博后跟访问学者大多是年长者,喜欢自己做饭解决温饱。这是集体在他家蹭饭的架势。博士后可以申请在弓洞的两室一厅,带厨卫阳台,还有地暖空调,30万韩元,合人民币2500元,国内的租金……
Photo 780: There are many post doctors and guest researchers in KAIST. They like make meal by themselves.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81:中秋到了,当时积极给力的留学生会会长毛春组织了聚会,由于人员众多,这准备的菜也是铺天盖地,有点流水席的意思了。青菜香菇炒小鸡、大蒜苔、青椒,都是我爱吃的菜!
Photo 781: Mid-Autumn day party of Chinese in KAIST.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82:每周六我们都会预订这个体育馆。起初时兴打羽毛球,后来改成排球。可惜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人员来来去去,最终稀稀拉拉只能打打篮球了。现在当年的那些身影应该不复出现在空旷的场地上了。
Photo 782: Every Saturday, Chinese student will play in this gym.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83:这张不是我拍的,因为我就在照片中。那时初到 KAIST,系里组织棒球比赛,我什么规则都不知道。投球手投出球以后,我挥棒击中,赶紧扔掉球棒狂跑。结果周边的人一起喊 “Tsian stop!Tsian stop!”。原来我击出的球没落地就被接住了,直接 OUT。
Photo 783: I am playing baseball game.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84:大田广域在2003年举办了世博会,会址边上盖了一个名叫 Kumdori Land (梦之圆)的游乐场。对于毛毛来说,这里当然是喜欢的地方了。我总觉得毛毛这个发型有点莉香的样子。
Photo 784: Kumdori Land in Daejeon.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85:之前在 Para Sempre 出现的韩国mm,这张照片没有包含在 Spring Mark 系列中。
Photo 785: The Korean Girl in Spring Mark of Para Sempre.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86:中南大学每到春天会有一个樱花节,学生们都会出来卖艺,各色表演,很是热闹。这个韩国mm不知道是什么专业的,她专门为游客在手上或者脸上画彩绘。我也让她画了一个!
Photo 786: Chungnam university has oriental cherry festival every year.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87:艺术系做的小猪,500韩元,合人民币4块钱。你要买一个么?
Photo 787: Pig pottery.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88:一堆人群中这对双胞胎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圆不溜湫的两个活宝,真想捏捏捏、揉揉揉。
Photo 788: Twins.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89:实验室每年都会组织 Home Coming Day,让毕业的师兄、师姐带着家人回到学校里来聚会。这是当时清纯的小师妹抱着师兄的孩子(纯带孩子……)。
Photo 789: Junior sister apprentice in Home Coming Day of lab.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90:核能与量子工程系请来的美国老师,非常认真。当时选了他的课,试听以后由于时间关系又放弃了,让他非常不爽,专门把我拎到办公室谈话。不过老美还是讲道理的,也算态度和蔼。他老婆平时会帮他改改作业、备备课,没事了就玩蜘蛛纸牌,永远的蜘蛛纸牌……
Photo 790: The English teacher in department of Nuclear.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91:每到复活节,教会或者韩国朋友都会送来一些彩蛋。不忍心下口啊。
Photo 791: Easter egg.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92:KAIST 门口的红绿灯。跟首尔不同,大田广域城市功能以科研为主,所以不显得拥挤。
Photo 792: Traffic light in front of KAIST.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93:在 KAIST 旁的音像店。由于习惯了网络下载,所以基本上没有进去欣赏过音像店的内部环境。
Photo 793: Music store near KAIST.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94:在 EXPO 公园边上的甲川。当年买完第一辆车,高峰期呆着一票人去兜风,只是车技还出于马路杀手的阶段,不会变道,只会直挺挺往前走。后排的朋友都紧紧抱住前排座椅,颤抖得说:“tsian,再开就上高速了,怎么办?”。当时大家应该就是在右边那条大路上。
Photo 794: First River (Gap Chon) in Deajeon.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图795、图796:每到冬天,甲川结冰,大家就到上面滑冰嬉戏。岸边有买辣年糕(Do Bo Gi)、烤串串什么,像个小型的庙会,一幅北方的典型景象。
Photo 795, Photo 796: The First River is iced in winter. People nearby like playing on i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文完,若需要原片,请联系作者,转载请注明 Para Sempre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