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ST:追忆吧,那些似水年华

KAIST

2005年年末,用读书期间留下的微薄积蓄加上老爸老妈的资助,我置办了一辆小破汽车。七七八八加起来差不多300万韩元,合人民币25000元左右,在当时的留学生中还算是不错的了。那是车龄七年有余的现代 ACCENT,由于原车主爱惜有加、车况良好、车身干净整洁,完全符合我的要求。再好的车子也用不着,因为我明白自己不会属于那个国家。再差也不行,YUXI 同学那辆车价才70万韩元,硬生生被点心姐姐把副驾扶手掰断了,后来又在半路直挺挺抛锚翘了,只能当废铁直接处理。

因为刚拿到驾照没多久,所以从二手车市场取车的那天,为了壮胆我拉上了一大票朋友。事后统计在短短几公里的路程内总共熄火13次。当车子晃悠悠进入 KAIST 校园,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迅速逃离决定去海吃一顿,庆祝生还。

......

KAIST:不仅仅是韩剧

KAIST

在离开韩国的时候,我想有一天应该把自己的经历写一写,那些值得想念的人和事。可归于种种原因,虽然在 Para Sempre清源绿里 发文的时候会时不时带有当时拍的照片,但一直没有进行完整的描述。或许有些东西,想起来很容易,真正动起笔来却是无比沉重。哪怕我最终选择了回国,哪怕最后我觉得自己无法在那里多呆一刻,毕竟度过的三年时光是我最青春的时段。

大学毕业后,在西安交大老师介绍并推荐下,我来到 KAIST 上研究生课程,开始了在韩生涯。记得第一天到仁川机场,师兄开车接我,那时我的英语口语土得很,日常交流都有问题,不过好在我脸皮厚敢开口,没过多久就习惯了。KAIST 有个规定,凡是课堂里有国际学生,便可以要求老师用英文授课,而且教授们多半是 Berkeley 和 MIT 毕业,乐得在学生面前显摆自己流利的英语。所以上课不存在问题,倒是苦了那些同课的韩国学生。

教授每个月给 80 万韩语的奖学金,当时合人民币约 7000 元。这个数目在 KAIST 属于中等偏上,部分化工等系比较抠门,计算机又给的变态多。日常用度不过花去一半,所以这笔钱足够我挖空心思凹出个东西来。在第一年的生日,我送了自己一个 Canon S50,没过半年落入水中,便又买了 Nikon D70,都是从奖学金里开销的。比起后来的生活和工作带来的心理压力,那段时间最应该无忧无虑。

......

赏春曲

2006年4月9日,韩国大田广域市忠南大学一年一度的樱花节是附近中国留学生必参加科目。期间有很多ppmm以及学生自发组织的传统韩国文化节目,大家自然兴致勃勃。

忠南大学有几条樱花道,开起来密密麻麻颇有气势。春光温暖灿烂,一阵微风刮来,满天樱花瓣飞舞,已经超越浪漫二字。

樱花有粉红有白,看起来不错,拍起来很难。层层迭迭的花朵一到相机里映成平面照片就全然没有震撼的感觉。所以与其大而全,不如抓住一些微观细节。调整到微距模式拍摄单个花蕾、花瓣,或许会有意外收获。记得选择例如树干之类的深色背景,用大光圈、最精细质量,如果有的话最好用raw格式。

......

毛毛的童话故事

从上次中秋开始,毛毛成了我的model,第一个model。她散发着一般人没有的脱俗,不会向成年人一样在镜头前做作。她会创造自己的pose,有相当不错的镜头表现力,且不会担心动作会不会难看。这是一个model应该具有的素质。片子出来好不好,是摄影师的事情,决不需要一个model担心。

毛毛的家教和成长环境十分优良。爸爸妈妈都是南京大学的博士、韩国科学技术院博士后。爸爸精明仔细,妈妈善良大方。他们对毛毛积极耐心,会抽出时间参加毛毛参与演出的各种大型活动。由于跟爸爸妈妈在国外,毛毛没有受到国内电视剧的影响,没有做作的装腔作势,没有一惊一咋的嬉皮赖脸。她充满幻想,但不惟我独尊;她喜欢玩乐,但也会专注。她听话,却又调皮。

......

晶晶

这是表嫂家邻居的孩子,希望音译的名字没有写错。本来照片早已处理完毕,无奈移动硬盘报废,不得不从头再来。第二边在 photoshop 上更有经验,自然会更好。

D70 的白平衡让人懊恼。这些照片有的用自然光,有的用闪光灯。因为是室内普通场景拍摄,光源复杂。所以出片色彩偏红偏黄。苦于没有灰板参照,只能在显示器上根据目测胡乱调整。

也感觉自己在人像拍摄上经验和技术的匮乏。不知道该拍什么感觉,而且即便想到了也拍不出来。用数量去换取质量。从这点来说我离摄影的距离还太远太远,充其量最多只是会用相机而已。

......

BMY进站画面设计

为BMY做了几个进站。其中第一个被采用了,后面两个流产了。Anyway,至少有过成功,以后也肯定会有。

......

美能达a5D

[写于2006年]:同实验室的博士后买了一个美能达 a5D,特意带来给我试试。镜头是腾龙的90微。总体来说 a5D 的手感比 350D 要好,但是比起D70就差远了。D70 的机身无论是在尺寸还是触手舒适度上都好太多。

在办公室日光灯的条件下测机,相同光源,D70 在 iso400 时能达到 1/100 的快门,但是 a5D 在 iso1600 也只能达到 1/40。不知道是腾动镜头的缘故,还是美能达机身的缘故。也许是因为 Nikon 一贯测光时低曝以保护细节,但是也不至于相差那么大。a5D 虽然加上了 CCD 防抖,但是效果并不是很明显,手持拍摄能用的片子几乎没有几张。而且这个 CCD 防抖开启的时候快门 & 光圈的数据是不变的,让人琢磨不透到底能这个抖能防到什么程度。

......

2006

[写于2006年]:前途,迷茫着。还是考虑不清楚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虽然现在局势基本上是回国内的研究所先干着了。但总觉得那并不是合适自己的。

朋友,还有现在的一些快乐,终究会渐渐离去。被另外一些朋友,另外一些快乐代替。如此反复。我说,我在流浪。朋友说,你那是被逼的。可是,我渐渐开始相信自己生性就是流浪的,因为并没有人强迫我如此做。一如我拿起了手上的相机。

2006是新的一年,也是我的本命年。希望今年能好,能够很好。

这是2005年最后一天拍的。镜头下,毛毛水汪汪的大眼睛写满了对世界的好奇,也折射出她的、还有我的对未来的祝福。

......